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章

作者:渣渣白

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作者:渣渣白

【内容简介】:
本书又名:《麻麻看清楚,我是你继女啊》《本书将在一个月内完结》
《醒醒啊,我是你学生啊》
《不良少女也要做公关》
《请注意,百合生子设定,专业辣眼睛三十年(自备墨镜)》
《关于重生的我去画漫画这件事》
《Re:从零开始的人渣生活》
《人渣少女的百合战记》
《晚上工作,上课画画,公关少女励志要成为漫画家》
《我和同桌和后辈和前辈和青梅竹马和学生会长和大小姐和医生和极道女老大和后母和上司老婆等等的欢脱日常》

第001章 虽然长得漂亮但原来的我靠手赚钱~

他名为艾礼,男,28岁,大龄失业待娶青年。

晚上,低悬的月亮出奇的亮,照清楚这乱糟糟的海滩,随处可见而又显得昂贵的玻璃瓶和深深的车痕扎在沙里,或许,这些能证明之前的聚会是有多么大的场面。

无家可去的艾礼躺在海滩上,冰凉的海风吹拂,吹得冷飕飕让他眼泪鼻涕哗哗流,夹杂着一股子鱼腥味的风从大大小小的伤口灌进去,但无法吹散不了骨子里的穷酸味。

他一个人喝得醉汹汹,把价值五毛的酒瓶帅气地往海里一丢,想着之前的羞辱,迭起的波浪一次次拍打他的小腿,他红着眼握紧拳头,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暗自发誓,他为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哪怕是去卖屁股!

于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窗外明晃晃的光,让艾礼睁开眼睛,眯着眼望着陌生的天花板。

头是有些晕,眼前有一层雾似的,看不真切,手臂和腰说不上来的酸痛。

这莫非、大概、可能、或许……

卧槽,在线等,不记得把屁股卖了谁了,怎么破?

他用余光瞥见同样乱糟糟的床,纯白色的床单半遮着旁边的人,从未见过的衣服丢在床边。作为二十八岁的青年,他能嗅到空气中残留着一些乱糟糟的气味和一点点粉色的暧昧。

甚至能感到两只手指似乎卡在温暖而有潮湿、狭窄的洞穴。

这种感觉……

突然,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握着艾礼的手腕,将陷进去的手指拔了出来。

指尖上黏糊糊地拉起一根晶莹的银丝,然后把鬼使神差地把手指放在嘴里。

“我要去上课了,酬劳放在老位置。”

有些冰凉的声音在艾礼耳边响起。

那是声音如同溪水流过盘起的树根,轻缓而激烈。

艾礼侧过头去,那一位少女的黑色长发有些凌乱地披在后面,几缕黑发不听话地跑到漂亮面庞的前面,遮挡起来,修长的颈下,如同艺术品的锁骨周围是错落的吻痕,再往下去……

少女似乎感受到视线,用手轻轻梳了几下,露出完全的绝色相貌,黑色的瞳孔宛如无尽的深渊,深处藏着的春媚。

可是眼底里的厌恶让艾礼失去探索之心,立马清醒过来。

心神一阵恍惚,这样的眼神似曾相识?

果然还是如此贫贱。

低头,不再去看少女。

耳边是让人心旷神怡的美少女穿衣服的嗦嗦声,可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薄薄被子下来没有什么迷之凸起。

艾礼赶紧摸了又摸,没有草丛,没有枪,他脸色一阵煞白。

在关门声响起来的同时——

“卖个屁股而已,至于把手枪给收了吗?!”

……

艾礼,不,现在叫做神代川璃绪 。

神代川璃绪拿着学生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身高大概170cm,半敞开的长衬衫露出细嫩的肌肤,发丝的黑色更显得肌肤苍白,衬衫和发丝合作恰恰遮住几个重要部分,隐隐可见的静脉,再配上精致的脸蛋,淡粉色的唇色,有点像欧洲人的高挺鼻梁,却显得鼻子带了一点小巧可爱,有些深陷的眼眶里,是一黑一紫的瞳色。

既然现在心情不好,整张脸都写着“世界欠我一个小兄弟”的糟糕表情也很难给活脱脱的病弱属性混血美少女减分。

哦对,还带有炫酷的异瞳。

总算知道刚才那个美少女为什么看上他。

不,是她。

要是原来的艾礼怎么可能和那种等级的美少女愉快地……

摇了摇头,把这个家逛了一遍,顺便翻个天翻覆地,把能找到线索的东西全抱在怀里,顺手把有些湿漉漉的床单丢进洗衣机,璃绪捏着学生证看着这陌生的家具,有些失神。

因为,她没有像小说那样猛地获得原主的记忆。

大概一个小时后,叹了一口气,神代川璃绪穿着小熊内裤套着衬衣,像死狗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在她的记忆里,他在昨天之前叫做艾礼,在天朝混得失业失意失恋的即将成为大叔的死肥狗。

一觉醒来,却成了神代川璃绪,女,14岁,学生。

只是感到可惜得是这么漂亮、家境还不错的女孩子居然跑去卖手指!

她还是叫艾礼的时候,为了可笑的梦想到过日之本,才知道动漫永远是美好的,动漫里主角住的总是两层的小楼房,后来知道,这叫做小户建,比一般公寓大的多,也贵的多。

像她现在的东京,寸土寸金,三口之家挤在50平米的小房子里不算夸张。

而她现在,一个读国中的妹子租住一个超过50平米的电梯公寓。

难道是卖手指赚的?

可是又怎么解释,她读的可是昂贵的私立学校。

家里没点钱怎么可能!

拿着那张被剪成两半的信用卡,吹了吹灰尘,上面全是划痕。

“又是中二到了。”不过,想起之前的美少女,她想了想,如果是因为喜欢女生这种事和父母闹翻,她还是支持的。

可问题来了?这些房租水电气网费,她问谁要去?身为女儿却不认识爹妈,不知道名字,不知道相貌,不知道家庭地址,没有丝毫的记忆。

难道像原主那样去卖……

没由得,神代川璃绪想起那个高高在上的厌恶眼神,握紧了拳头,锤了锤床。

那日历上画着的标记,房租,水电气费,还有垃圾日让她更是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