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35章

作者:渣渣白

也没见你那么心疼她。

因为她的血是肮脏的吗?

小路绯人不会承认,她踹浅川雪绘,仅仅是嫉妒而已。凭什么那么护着她?虽然她血统可能不纯,可至少得到地是小路这个姓氏。而和浅川扯上关系也就没那么好吧?好像是十年前的大火啊……

不论传言是否真实。

浅川一家是杀人犯!

然而听到小路绯人那不甘的回答。

神代川璃绪皱着眉,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她和浅川雪绘的关系好到生孩子没有人发现,小路绯人不用退学。

这样的结果。

这不是很好吗?三个人,都不用损失什么。

“绯人,不要,碰她。”

“这是为了你好。”

可一味的打压往往有反效果,神代川璃绪知道。上辈子她高中学校情侣多的去,一个班上同班情侣少说两三对,可是她们班的情侣少的可怜。班主任逆潮流!对于班上出现小情侣的反应是大手一挥直接把情侣安排成同桌,没挨过三个月,分手得分手,伤心得伤心,有的人因为失恋发誓不再恋爱而考上最好的国立大学。

想到教材在此。

话音刚落,这样带着霸道的命令连她自个也忍不住下去,神代川璃绪补充一句,“我会补偿绯人的哦。”

勾起微笑,神代川璃绪摸了摸小路绯人的头发。

时间仿佛在发酵,泪水混杂羞怒经过不科学的化学反应变成了醋。可小路绯人心里的醋坛子已经打破——

雨下的越来越大。

心中的天平不断摇摆。

如果对浅川雪绘动手,这只死猫不开心,而且就算动手了,谁知道下一任会变成哪个“雪绘”。

可是,小路绯人并不希望神代川璃绪和那个女人走得太近。因为心机太重了吧?当然现在没有证据,那只是她的猜测。

说起来,那个金毛倒霉蛋叫川梧桐白来着?

可怕,动起手来,连好友都不放过……

最终——

“不好。”

“这就不乖了嘛。”

“要约会……”不让她动手,可以别人动手!小路绯人轻声说出这样的条件,从交往到现在,约会的次数屈指可数,陪她最久的一次还是在上半年回千叶县的时候。

最长一次没有见面的时候,是今年的七月。

都不知道这只死猫跑去哪里了?

整整一个月!

“约会?绯人想要在什么时候呢?”

“要情人……节……的那一天。”

现在才九月一号,情人节不是要到明年了吗?2月14号。可是未来这种事,怎么可以说得准?

“先不说这个,总觉得绯人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我们找一找笔和吹风机。”

神代川璃绪温柔地举起了电击枪。
PS:再次郑重强调,不会虐!不会虐!
??PS2:本来打算主角把绯人揍到答应的,左一拳右一拳……嗯,接下来你们自己脑补。

第146章 甜!

因为旷课,神代川璃绪与粉毛班主任进行了友好的“你再这样,姐姐把你送到你麻麻家里”的会谈。

牧濑千寻怎么问,神代川璃绪也不说旷课的理由。难道要她说,守着小路绯人,所以连课都不算上了?早知道,下手就不那么狠了。

无所谓。

死猪不怕开水烫,越近麻麻我越浪!怕什么?她不是还有不二咲奈绪吗?告别了和她一路班长,神代川璃绪面无表情地回到家里。

十几把钥匙撞击清脆,正如她手腕的铃铛,用钥匙打开锁,神代川璃绪推开房门,嗅到地是牛排的味道。

那种牛肉味道扑面而来。

神代川璃绪甚至能想到这块肉在煎锅里被翻转的时候,汁水四溢的状况,好像被高温激发了所有的潜力。

嗯?雪绘不是不给她吃肉吗?

就算有,也少得可怜……

为什么变成女孩子之后,就变馋了?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一碗拉面就可以够一天了,根本不去看什么零食。

在这挑食的世界,只有肉才能引起共鸣。神代川璃绪退了出去,看了看房门上的编号,的确是她的家,“雪绘?”

站在厨房,不去张望,围着围裙的浅川雪绘站在灶台旁,举着锅铲,盯着那块滋滋响着的牛肉,“璃绪来的正是时候,准备一下就吃饭吧?”

食材新鲜无比,米饭还是温着的。

而牛排是在五分钟三十二秒前下锅,浅川雪绘不说,没有人知道浅川雪绘是在从窗户里看到那个慢吞吞回家的神代川璃绪下得锅。

牛排这样的东西,如果不是经过特殊处理,冷了之后再拿去热,不论是味道还是口感都是大打折扣。

虽然可以多买几块,但是这只馋猫直接吃了又该怎么办?

浅川雪绘喜欢照顾神代川璃绪,也知道她喜欢吃肉。一个月也就给吃肉那么几次,怎么舍得那几次里有一次的肉不好吃?

喜欢的肉是锅里的,也是房间里的。

“医生怎么说?”顺着香味,神代川璃绪走过去,把正在做菜的浅川雪绘抱着怀里,较为尖的下巴抵在浅川雪绘的肩膀上,故意把头地埋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

“没什么……”因为没去,所以没说什么。但是不能这样说出口,她会担心吧?这样不算是撒谎,浅川雪绘把那块厚厚的牛排换了一个面,侧面早已在滚烫的锅里滚了一圈,就像是她的心。

现在,心脏扑腾个不停,里面的血液沸腾不已。下午的时候,那个拥吻是为了气走小路绯人?可为什么回忆起来,还是那么……心跳不已。视线从锅移开,浅川雪绘落在那环着自己腰肢的双手之上,身后是温暖,肩膀上沉重。

尽管这样,也不想放开。

“那就好。什么时候吃饭?我要吃肉!”

这句话,终于没有了“喵”,说了两天的“喵”,不说喵的话,好像没那么蠢,也就失去那点萌哒哒的错觉。神代川璃绪生出一种多愁善感,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