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36章

作者:渣渣白

“那先去座位坐着。”浅川雪绘空出左手拍着那脑袋。这里有抽油烟机,可是油烟味还是有那么大。待久了,她怎么可能受的了?心里堵得慌。眼看那牛肉有个五成熟……差不多了。

浅川雪绘顺势关上了火。

“不要,我就要抱着。”神代川璃绪有些不开心,是下午的事吗?还在生气?抱着腰肢的双手更加用力,隔着那薄薄的口罩,神代川璃绪轻轻蹭着垂下来的漆黑长发。

“总是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你再这样下去。我也是会生气的!璃绪!”

“那可以借给你消消火。可能我的,不够多。”感觉肩膀的肌肉不自然地抖动,这是想甩开她?神代川璃绪皱着眉,腾出一只手,揭开口罩,鼻腔的粘膜有点受不了呛人的油烟,喘了几口。不过,好像没啥事,神代川璃绪撩开浅川雪绘的头发,张开嘴,啃咬着肩膀,温柔到极,牙齿好像变得没那么尖锐,在上面磨蹭了几下。

“真是的。”浅川雪绘继续拍着一下那个动来动去的脑袋,抱怨的口气难以掩饰惊喜,笑容快要填满灵魂,“别闹了,口水啊……”

“雪绘嫌弃我了?不爱我了?”

从神代川璃绪说出“爱”的词语,让浅川雪绘的笑容凝固起来,比起桐白,比起绯人,她更喜欢谁?

还有那些女人。

只要想到这些人,那漆黑的瞳孔里找不到什么,浅川雪绘没有回答,手上继续干活着。调一下味,准备好的白瓷盘装着五分熟的牛肉,嫩嫩的,切开就能看到漂亮的粉红。

“小笨猫,收好爪子准备吃饭。”

“快说!”

听到神代川璃绪在自己耳边像是小声的嘶吼,浅川雪绘有些无奈,也有些脸红。之前她都表白过那么多次,可是都是她自个主动。

被神代川璃绪询问,只有几次吧?

“雪绘为什么不回答?说啊……”

“……爱啦。”

怎么可能不爱?怎么会不爱你?想要伸出手抓着你不放,哪怕死亡,还要纠缠着你。

就算灵魂到了三途川,呼吸不再,心跳没有,哪怕是一具再也不会动弹的身体,哪怕是化作了一捧黄土,那也要把你按在家里的樱花树下。

一起长眠。

知晓未来的灵魂震栗着,嘶哑的告白回荡在心里,炽烈的烙印印在无人可知的黑暗。

可是,沉重地让她会发狂吧?

让她逃走。

浅川雪绘拖着神代川璃绪行走,直到餐桌的时间里,没有反问“璃绪爱着我”吗?

如果,回答是“不”又怎么办?

这次,交往了那么久,在一起那么久,可今天要是回答一个“不”字就可以毁掉蜜糖一样的日子。

不对,一点意外就可以了。

桐白、花之宫栀子、松井晴奈……

“这次,需要我来喂你吗?”

她最爱璃绪。

她不会伤害璃绪。

好想就和璃绪一辈子,待在身边,全部由着她来照顾,她来成为璃绪的口、手、腿和双目。
PS:4160,再次郑重强调,不会虐!不会虐!轻松欢乐搞笑恋爱青春日常!
??PS2:看到有人对刀片一事道歉,在下很是欣慰。

第147章 很甜的烦恼

发生了一阵小小的地震,可没有引起什么注意,待在屋里的两个人一个厨房里忙着,一个敞着肚子从沙发上滚到地板上。

电视播放着新闻,可是没人在看,神代川璃绪翻了一个身子,拍拍自己有点圆滚滚的肚子。今天吃的饱饱的,这可能是吃的最顺心的一次吧?不二咲奈绪那里的食材是比这里更为昂贵,可总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

神代川璃绪有些无神望着天花板。

这世界有一句话说得好,没吃饱只有一个烦恼,吃饱了有很多烦恼。

也有无聊。

想要洗碗来着,可雪绘根本不让自己动手……

真的好无聊。

看到这些滚动的这些新闻,神代川璃绪一点劲也提不起来。无聊到拍自己的肚子,听着清脆的声音,看着圆滚滚的小肚子,这是不是有点像怀孕呢?神代川璃绪侧过去头去想要瞅着浅川雪绘同样的部分——

只是视线被碍事的厨房柜子挡着。

……过去肯定又要被雪绘赶走。

神代川璃绪捂着自己的脑袋,刚才好心帮忙,居然打她!她才不怕水!明明还是能好好的洗澡来着。

神代川璃绪耸拉着双肩。

“雪绘雪绘,如果你最重要的东西掉在地上了或者掉进河里。你会怎么办?”

“璃绪别趴在地上,快点从地板上起来。地上凉的很,着凉了会拉肚子的。”

“不是这个意思啦。”

听到瓷盘与金属相撞的引出一点声响,放在以前或许会烦躁,可是现在却让神代川璃绪很是安心的感觉。

只是看到电视上的时间变为七点半……

烦死了,又要去上班。

依在沙发上,神代川璃绪靠着,并不是很软的触感,却撑着她的身子,换洗的衣服早已拿下来,就在那里。

有点香香,可她并不是很情愿地换下身上的校服。

万不情愿的情分下,神代川璃绪想要转移注意力,只能把视线移到电视上的新闻。

“近日,漫画家渣白被发现于白学河里,尸体经过多日河水的浸泡,呈现高度腐败状态,外观来看又渣又白。警方已锁定了凶手,正在紧急追捕中。”

“天丛云财团计划收购位于苏格格国的BRAIN制药公司,相关负责人……”

“对于‘水果皮杀人渣事件’,警方迟迟不发表看法,直至今日还未锁定嫌疑人。”电视上一个穿着衣服的女人对着另一个穿衣服的女人这样问道,“对此,刑事专家夏洛克·雪莉福德·川梧女士有什么看法呢?”

被称作夏洛克·雪莉福德·川梧的女人,金发碧瞳,此时面对摄像头,端坐在椅子上,手指在桌面扣着,像是阳光画上的眉毛快要挤成一团。

时针从七点三十一滑向了七点四十五。

这么久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