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51章

作者:渣渣白

或许是桐白有了……爱人。

那是爱人留下的痕迹。

只要想到桐白有了爱人……这种烦躁又是怎么回事?神代川璃绪按了按她的太阳穴,这和她有关系吗?

她想要得是确认那个被欺负的学姐是不是桐白而已。

可是,她觉得自己想多了。

桐白被欺负了,那么作为好友的雪绘应该会自己站出来,没道理到现在还没动作。

“绯人,知道有高中部哪里是很少人经过的地方?稍靠近初中部。”

“还……没吃饱吗?”

“我这是正事,我想知道我的朋友是不是被欺负了。”

“切。”是那种滚床单的朋友吗?小路绯人哼了一声,稍微有一点不满意,用手确认了一下电击枪的确放在老位置。

“跟老娘来。”

第158章 找到了,是这只

正午的小雨一下子就过去。

接下来地是阳光明媚。

泛黄的树叶和落红一齐并不能给这般的景色减弱几分。

蓝天,白云,金阳。

一切正好。

跟着小路绯人,穿过了那曾经的小巷子,神代川璃绪眼睁睁看到那一抹金色没入黑暗,她却在外面挨着门扉。

门被锁上了!嗅着腐朽的味道,神代川璃绪紧皱眉头,像是是化不尽的墨团,十指已经成拳,苍白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因为小路绯人的建议,她压抑着想要冲进去的冲动,耳朵贴着那里,里面的声音似乎没因阻隔而减弱多少。

“哟,这不是王座上的仓鼠吗?是不是很有感触,毕竟仓鼠和仓库很般配。”

砰——

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叫声吱吱吱就放过桐白出去……”

“说话啊!给老子出声!小浪蹄子不是很会勾引人吗?”

“绘画,把铁锹递给老子一下……怎么不动,这小家伙可是勾了你怀里那只小猫的。”

噼里啪啦,有人拿着什么东西敲打——

怎么可能受得了?

那孩子的体质,神代川璃绪不是不知道,虽然看起来健康却无法掩饰较弱的事实。那一次,X虫上脑的时候,神代川璃绪就明白了,川梧桐白的皮肤很嫩,又很敏感……

指甲抓一下。

痛那眼泪花就直直往外冒,更别谈拔毛之后弓起娇小的身子,一副想叫不敢叫的模样,血液混着唾液从嘴角流出。

如果今天被铁锹打了,那可如何是好?

神代川璃绪用尽全力踹着那门扉,还好是木质的,用不了多大的力气,那反弹的力道却加快了她踹门的速度。

木门,摇摇晃晃。

却不见它倒。

这种时候,那种追求精细的做工反而是拖累。门扉抖动出灰尘,口罩如实地坚实,神代川璃绪大口喘着气,连接门与墙的金属松了不少——却不见它倒。

屋内的动静被踹门的声音所屏蔽。

额头的汗水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累的。

但是为什么小路绯人要来拦着她?

“死猫!你的腿不想要了吗?”站在一旁的小路绯人拉着那只神代川璃绪,扣着她的腰肢,一点点地把她拖离门。小路绯人心疼地按着那双腿,不光是有点浮肿滚烫,还被被木茬子刺着,稍微苍白色的双腿上多了褐色的记号,有的仅仅是表面,有的却刺进去。

“……”

无声的沉默,无声的挣扎。

实在是拗不过她,小路绯人皱着眉头,在神代川璃绪耳边低语,一字一句的停顿是为了掩饰颤抖的声音,“这件事交给老娘,你回去上课就是了。”

“蠢猫!你就是不肯听老娘的!”

“老娘晓得了!你站在旁边去!远一点!”

放开双臂。

好像放开整个世界。

怀里空荡荡的。

小路绯人看到神代川璃绪老实地站在不远之处。

心里明白她或许是为了另一个她。

不过——

解决欺凌事件本来就是风纪委员的责任吧?

小路绯人勾着微笑,只是那微笑带着嘲讽、不甘、以及害怕。她自个害怕什么呢?那天川梧桐白叫她去拿画具的时候,不就已经知道了吗?可是——她选择了沉默不语。

因为……

那天那只死猫和川梧桐白聊得好开心。

她连她们的谈话一个字都插不进去。

不,是几乎没有听懂。

于是,抱着画具不管不顾那只被拎起来的仓鼠,哪怕川梧桐白说过,她和神代川璃绪没有任何关系。

哪怕是瞎子也能明白神代川璃绪的反应,也知道川梧桐白在她的心里的重要性。

和不二咲奈绪相比,她算的了什么?

和浅川雪绘相比,她算的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