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57章

作者:渣渣白


虽然很想直接跑路,不过作为一个负责的人,神代川璃绪无奈地猫着腰身跟着进去。

门小,可房间大。

神代川璃绪抬着头,多看几眼那盏掉在天花板的水晶灯。蝴蝶全铜扣,水晶坠下走。玉石灯罩,宛如莲花,精致雕琢,浑然一体。

并不是她很喜欢望天。

而是这盏灯……

偌大的房间,除了古朴到没有任何雕刻的木桌,就只有这盏吊灯。

两件家居,一个朴素,一个豪华。

走了两个极端。

“校长,姐……我是来报告一下今天仓库的事……”

“我,知道。”

“那校长想要怎么办?”牧濑千寻皱着眉,动用凶器,可是会把抓进少管所关起来的,在她看来,神代川璃绪小小年纪不学好,是该被人好好管教一下,就目前来说,神代川更衣是管不了的。但是……也正是因为年纪小,那么进了少管所,免不得吃毒打之类。

有些人就是因为受不了那种苦头,采取了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

少管所是一所监狱。

不管是几年前,还是几年后。

黑暗,是没有光明的。

“你,出去。”

“可……校长……”这是同意了吗?牧濑千寻有些慌张,突然有点自责。毕竟,她是那个人孩子,而且被神代川更衣管着,学不好这件事好像就是理所当然的。作为保健老师,自然是算是第一个人被通知赶过去的老师,望天雨淋昏迷之前小声喊着“黑头发。”

既然事实如此。

证人这样说了。

那么,这件事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就看校长的层次能不能愿意保住那个喜欢滥交的不良少女。

只是——

“她,留下。”

灰发洋娃娃,靠在椅子上,食瀬减从一堆文档上抬着头,好像是闻到了好吃的东西,小巧的鼻子嗅了嗅。波澜不惊的红瞳宛如上好红宝石倒映着那只妄图装作不认识自己的神代川璃绪。

放下笔,食瀬减面无表情,用左手转动着右手的无名指上的银戒。

“校长……”

仿佛没有牧濑千寻这个人的存在,就算有,也是拒绝。樱花色的两片唇,张开。

“她,留下。”

牧濑千寻只是叹了一口气,丢给神代川璃绪一个你好自为之的表情,就走了。尽管神代川更衣能解决这件事,但她还是希望食瀬减能出手来护着学生。前几天,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当着老师面前,还敢把手伸向养女。住校生变为走读生,写着地址的条子需要老师、宿管、校长的批准……

神代川更衣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母爱完全是扭转成了爱情。

是憋慌了?还是狗急了跳墙?

带着疑问,牧濑千寻猫着腰出了门,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理事长。

留在房内的神代川璃绪脸色尴尬。没人知道,那没有表情的家伙,心里是什么意思,什么也猜不到的感觉,让她很是难过。

食瀬减好像什么都知道,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当食瀬减拿出了白餐布的时候——

神代川璃绪知道,今天不止有丝袜穿,还有胖次换。多说毫无意义,神代川璃绪像是个红豆小年糕,老实地坐在桌上。

“食瀬小姐咬地太用力了。”神代川璃绪抱起那只萝莉校长,让她坐在腿上,刚刚挨着腿,神代川璃绪往食瀬减的屁股上轻轻一拍。

接下来发生的事。

应该怎么说才好?算是正事了吧?

要委婉。

不论开头、经过、结局。

就像是蜜蜂采着花蜜,钻进了最里,花蜜粘着她的腿,甜蜜。

就像是树洞进了一只茫然的蚂蚁,出不去,身躯不动,酥痒。

就像是清晨的草地,从草尖到草根,潮湿。

就像是山中小涧,冲击着洞穴边、岩石上,猛烈。

要保密。

那是,心里住着的小鹿,她饮下山里的溪水,蜜蜂的花蜜,清晨的晨露。

或许。

有人知道。

低语着,打乱的三个字。

“穴深卡。”

开户视之,不见其出。

花径不增缘客扫,蓬门始终为君开。

翻手作云覆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抱拙归田园。

误落尘网中,鸡鸣桑树颠。

性本爱平原。

"食瀬小姐,那里未免太平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