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59章

作者:渣渣白

突然,想到什么,神代川璃绪蹭着不二咲奈绪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样啊,小白璃去找绯人玩玩吧?安心啦,望天的事,妾身会处理好的。”不二咲奈绪眯着眼,似乎察觉到口罩下的失落,用手揉着神代川璃绪的脑袋,让茂密的黑发在指缝间穿梭。笑眯眯地想着,作为理事还是有资格管这件事的。不过,这次还要加上理事长一起抹杀这些不确定因素吧?

说起理事长这个职位,不二咲奈绪就有一口闷气停留在胸口,理事长明明是她的囊中之物,那只萝莉真是讨厌死了。

这个学校……还真是防备的齐全。

“死猫!回神啦!那个老女人的怀里就那么舒服?”备受冷落的小路绯人从不二咲奈绪怀里,把那只喜欢偷腥的死猫拖出来,摇晃着神代川璃绪肩膀。

神代川璃绪堪堪回过神来。

口罩之下,嘴唇哆嗦着。

不二咲奈绪刚刚说“来接她下班”而不是“来接她放学”?

可是晨曦不是会保密出差的对象吗?就像被人透露又如何?不二咲奈绪也不可能知道那只校长出差的地点是选择了办公室。

或许,没有意外的话。

神代川璃绪和食瀬减应该先后前往晨曦才对。

一想到这里,那莫名的寒意笼罩全身。

那……可能是没有获得丝袜吧?腿上凉凉的。

才怪咧!

第165章 受伤的仓鼠与主角与她

不二咲奈绪这样做,看似给了自由,可是这样和监视这种,又有多少区别?

手放进荷包,握着那手机。

神代川璃绪心很乱。

告别了不二咲奈绪和小路绯人,站在门口,把钥匙蹭着衣服,缝隙之间,没有水渍,只有点黏糊糊的手感混合着冰凉。

作为公关来说——

晚上不到八点回家,算是很早的了。

但作为学生的自己来说。

晚上八点回家算是很晚了。

一天,一般是七点上学,下午五点左右到家,八点左右出门,凌晨的时候回家。

今天几乎是打乱了时间。

都是那些人的错!

说实话,从下午到现在为止都没吃过十五。早上吃了早餐,又在中午吃一个罐头……很饿。

“雪绘,我好饿。”

拧开门把,取下口罩,那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白路膏的味道,神代川璃绪在玄门换好鞋,穿上了暖哄哄的拖鞋,走了过去。

“璃绪过来吃饭吧?”

听到了回复,大步走过去的神代川璃绪却是停留在客厅,迈动的步子停留在半空,就算再努力,也没法移动半分。那种感觉,就像是玩游戏的时候,操控的玩家意识清楚,可是控制的角色被人打了一个眩晕的DEBUFF,动弹不动,眼睁睁地看着血条一点点减去。

摘下口罩之后。才会知道,神代川璃绪见到不该出现的人的时候,肤色偏苍白到脸色苍白无血色。

金发少女躺在沙发上。

似乎是因为被子把她裹得严实实的关系,甚至冒出了汗,汗水让本来飘逸的头发凝成了一条条的。

神代川璃绪跪坐下去,摸了摸。

额头好凉。

以前的话……川梧桐白看见她这么晚回家,肯定气得红着一张脸,然后跳起来咬一口吧?如今,却是紧闭双目,双唇惨白到神代川璃绪有一瞬间怀疑那是剪了两片纸黏在脸上。

那疼痛让她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就连金发也变得黯淡无光,呆毛也软了下去,就像是主人一般,没有神采。

整个人憔悴地好像是连续一个月熬夜的作者君。

神代川璃绪戳了戳那张脸蛋,冰凉。余光一瞥,川梧桐白耳根下方到鼻子的方向,不再是完好无损,而是有纱布盖住那伤口。之前被血污遮掩,神代川璃绪看不清那伤口到底有多深多长,但或许能从纱布推测一下,有三四厘米吧?还有眼睛下方也有一道。

对于一个爱美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受到的了脸上会有那么长的疤?女孩子别说伤疤了,就是脸上长了一个小痘痘也会着急半天。

神代川璃绪发颤的手指在她包扎好的伤口上停留片刻,向下抚摸,那粗糙的纱布并不适合川梧桐白使用。

“怎么不把她带到医院?”

“去了的。”

“伤到这种程度,怎么可能不住院?”

“……桐白执意要求的。”

“开什么玩笑?雪绘干嘛任由这家伙胡来?”神代川璃绪眉头快挤成一团,咬着手指,她一向觉得浅川雪绘的责任心很强。川梧桐白伤成这样,就算是拖也要把她塞进医院才对。

“住院的话,要求让家长过来。”

简单的回复之后,浅川雪绘盯着那咕咕的粥,漆黑的瞳孔又多了一点墨色。嗯哼?今天那么早回来是因为桐白吗?

关火,浅川雪绘拿出三个碗装着,捧着大、中、小的三碗粥,从厨房走出来,放在桌上,这是璃绪最喜欢的鱼肉粥。

“家长……”

神代川璃绪皱着眉头,有些女孩子为了面子或为了不让别人担心,是打死不会告诉家里人在学校受到欺凌。可就算隐瞒受伤的情况,发生欺凌事件,校方也会叫家长过来了解情况……

“还是送去医院吧?”

神代川璃绪扶着川梧桐白,可突然的动作让昏睡着川梧桐白低呻一阵,把神代川璃绪吓地连忙停住想要把拉起来的举动。

神代川璃绪紧盯着川梧桐白,看着她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豆大的汗珠渗出,从额头滑落,几滴汇合成了一滴,好像变成了巨大的负担、巨大的折磨。

“放……我不去……”

“医院……”

“你都伤成这样了!”

尽管话音说的那么坚决,可神代川璃绪却不敢多动川梧桐白一分毫,睁开的那对金瞳直勾勾地盯着她,那里里面装着什么样的感情?里面尽是愤怒、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