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60章

作者:渣渣白

“你以前也照顾过我的,这次换我来怎么样?雪绘也很担心你啊。”

想要用被子裹着川梧桐白的身躯,神代川璃绪打算

“别……碰……”

一个巴掌扇在脸上。

像是棉花一样的巴掌扇在脸上。

那只能靠着沙发才能撑着的身躯里面哪里来的力气来活动身子?

川梧桐白就有……那么恨她吗?

“……对……不起。”

像是棉花糖的声音。

软软的、轻轻的。

再大的火气也被扑灭。

叹了一口气,神代川璃绪盯着那张脸看了好久,明明被扇巴掌的事她,为什么桐白自个哭了起来?

女人的心思真是难猜。

等等,啥时候,川梧桐白来照顾过她?自打这一个月多,这幅身子看起来病弱,可是没有出现过问题。只是,偶尔会出现忽冷不热的情况……

“璃绪去吃饭吧?桐白,我来照顾就好了。”

听到声音,神代川璃绪侧过头过来,看了一眼不知道何时过来的浅川雪绘,看的出来,雪绘的表情也是隐隐有些担忧。

“这么严重,我们把桐白带去医院啊。”

“医生说是皮外伤,还有软组织挫伤。休息一两天就会好转的……”

“可是……”

“还有点感冒发烧。璃绪不要吵着桐白睡觉,去吃饭,看你饿成什么样了?”

“哎,被发现了?”

“你啊,从进来的时候,眼睛都在冒着绿光,还一直在吞口水。”

“沙发不太舒服,把桐白抬到……”

神代川璃绪始终没有吐出“床”这个字眼,她睡沙发没问题,可雪绘怎么办?让雪绘和桐白一起睡床?万一雪绘被传染了感冒又怎么办?
PS:5060。此时需要回忆152,川梧桐白目睹两个人的时间就是医院。60+章节的时候,川梧桐白去医院看病,也透着不想来医院……

第166章 讨论孩子的问题

浅川雪绘等了一会,不见神代川璃绪下一个字是什么。可是,那道答案显而易见,不是吗?勾起一抹微笑,只是瞳中的墨黑,不再是水的一样温柔,而是铁石一样的坚定。

低着头,用刘海掩盖着。

浅川雪绘一边为桐白掖好被子,另一边慢慢地说着。

“桌上有三个碗,小的那个凉着快些,不烫嘴,记得先吃。”

“不许看着大的就去捧着喝……”

浅川雪绘看着躺在沙发的金发少女蹙着眉,像是在做着噩梦一样。叹了一声,浅川雪绘抬起头,那只神代川璃绪挪着步子,具体来说是垂头丧气地挪动,要是有尾巴的话,那尾巴估计垂下去拖着地了。但是没有乱来不是吗?安分坐在椅子上……躲躲闪闪的眼神却是一直往自己这边瞟。

担心桐白?还是担心……

罢了。

想的太多,失去的也多。

茶几摆着装着水的盆,浅川雪绘把新买的毛巾放在里面浸泡,水位一下子升高,没过了手掌。

凉水、凉手、凉心。

拧干毛巾,用尽全力,直到一滴水也挤不出来。浅川雪绘又缓缓将其地折成小长条,搭在川梧桐白的额头上。

依现在的医学水平来说,哪怕是折断手指,养个十天半个月基本好了,更何况这些并不严重的外伤?很快就会好起来。

那疤呢?脸上的,心上的。

化为了一声叹息。

站起身子,有些头晕,浅川雪绘望了一眼小心翼翼地吹着粥的神代川璃绪。

只要璃绪好好的,又有什么关系?孩子生下来,那么一家三口算是齐了吧。

有“父”,有“母”,有“子”。

这样想想,就有点兴奋。

融合了她的血,融合了她的骨。

她们的血肉会成为新的生命。

会为新的生命担负起责任……

这是浅川雪绘很多年前,对着流星,许下的愿望,亦是承诺。

浅川雪绘已经下定了决心,会把对璃绪的爱,转移一部分给她们的孩子。不会像她自个的母亲,浅川雪绘和浅川雪璃名为母女的两人之间的牵绊只有血缘,只有义务,只有责任。

“璃绪吃饱了吗?”

浅川雪绘拉着椅子,靠着椅背,温柔地看着神代川璃绪小口地喝着粥,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抓住她的胃,这可是她母亲教授的众多知识点之一,也是在感情方面几点之一。

鱼肉粥的方法也是母亲教会的,剔骨,除刺,加水。

被浅川雪绘这样盯着,或许有些人会不好意思。只是神代川璃绪哪里顾得上什么,她快是饿坏了,一边吹着热的白气,一边喝着热的鱼粥。

鱼肉粥,不管怎么煮出来,都是鲜美可口。上辈子的时候,她最喜欢吃一种鲫鱼粥,采用的产自琵琶湖的白鲫鱼,做法呢,不像有些人家用纱布包着鱼身一起煮着或者是简单切成片。她们家的做法是把那些刺挑出来,鱼肉成肉糜,混着米,加点水,熬煮几个钟头。

起锅的时候,撒点盐,趁着有点烫舌根的时候,一口一口喝下去,分不清米和鱼,分不清是水是固体,五脏六腑还有脑子里有一个字在回荡,那就是“鲜”。

“雪绘,好好吃哦。”

“就算再喜欢,也不可以吃太撑。”

“锅里还有哎,对了,雪绘和桐白不吃吗?”

“我吃过了的,不过,桐白喝了点杂粮粥。桐白不太喜欢吃鱼,喜欢吃些玉米之类的。”

她现在可不是照顾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好好吃饭?浅川雪绘嘴角含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