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61章

作者:渣渣白


然后被一口鱼肉粥堵住了。

喜欢鱼肉的人哟,一定觉得这口鱼肉粥,鲜美到异常吧?融进了灵魂。

“雪绘,那个地方什么时候会变小。”

神代川璃绪抿了抿嘴,昂起头,捧着碗,一口喝完,并不是现在还很饿的状态,她的食量不大,只是想借着碗来掩饰某些不自在的情绪。好吧,她到现在想问的事是,那只宝宝什么时候才能出生,还有是一只猫猫吗?或者是人?又或者是小狗狗……

神代川璃绪表示她偶尔过得很慌张,没有出生的生命,实在让人觉得太过于渺茫。特别是在这个神奇的世界观之下。特别是那个生命流动着这个身躯的血液。

“大概是明年二月?”

既然神代川璃绪提出了问题,浅川雪绘也会回答,只是语气稍微不太确定,不过想着医生的话还有她母亲的经历,她想了半天还是开了口,“,或者三月吧”。生物课的课本有提到过:因为种类不太相同的关系,要是猫猫和猫猫的宝宝大概五个月就能出生,时间越少,不确定的因素也就越少……

可是她并不是猫。

那么,差不多是九、十个月。

就像母亲怀着她的时间段。

只要不出意外。

明年三月份就能看见宝宝了。

“那……雪绘,体育课怎么办?还有怎么遮住肚子啊?”神代川璃绪最想问的是,万一不二咲奈绪知道了,又该怎么办?但是现在不能和雪绘说,不能和一个怀着自己的少女说:她可能会被不二咲奈绪结婚。

真是麻烦死了。

“体育课?璃绪上学真是不听讲呢,高二开始就没了体育课。冬天的话,用厚衣服盖严一下就差不多了。实在不行,还可以请假。”浅川雪绘蹙着眉,把那些理由一口气说完,把那些留着孩子的借口一口气说完。而且啊,她们的孩子,那么她肚子里是不可能有几胎的,只有一只,小腹起伏的程度并不算大。

“这样啊,那就辛苦雪绘了。雪绘现在去休息,今天我来洗碗吧?待会,我再搬一床被子给桐白。”

神代川璃绪依稀记得,川梧桐白家里似乎有点严格,浅川雪绘家更是不用多说,留宿朋友可以,但桐白生着病,就情理来说,通知桐白的母亲才是正常的反应。

嗯,只能留在自己家了。

强硬地把雪绘赶回卧室,神代川璃绪不太熟练地洗着碗,又给桐白换上毛巾……

抱着浅川雪绘睡了。

今夜不同的是,她一夜起来四次,过来瞅一眼沙发上的桐白,放一杯温热的水。
??PS:5160。
??PS2:没几个人催更……说明没啥人看,那码那么多字是为了什么?渣白大人的意思是第五章没了。

第167章 主角绝不可能遇见医生的

开学第二周,恍惚间,过去了一大半。

可神代川璃绪实在是兴奋不起来。

明天就是周六,今天上午还不用上课。

可神代川璃绪实在是兴奋不起来。

这对学生来说,尤其对学渣来说,简直就是个值得去网吧大战一天一夜的好日子。

可神代川璃绪实在是兴奋不起来。

同班同学们在讨论着她们害怕的问题,比如体重会不会加个半斤八两,又比如,她们比去年相比长高了几毫米。

可神代川璃绪实在是兴奋不起来。

这几天,只在昨天晚上看见过松井晴奈 ,拒绝了她周末要求【出差】的请求,神代川璃绪顺便得知了她今天要来学校的消息。

叹了一声,神代川璃绪懒洋洋地趴在桌上,那腥味的鱼已经不能让她皱眉了,可那件事足以让她皱眉。

可能、大概不会遇见松井晴奈吧?

讲道理,知道白璃身份的人已经够多了。

就剩下牧濑千寻和松井晴奈着两个人。

难道过了今天,不知情的观众就只有牧濑千寻一个人吗?神代川璃绪瞅了讲台上说着话的牧濑千寻一眼,突然觉得她好可怜,那么喜欢白璃……

但转念一想,牧濑千寻又那么讨厌神代川璃绪。可能让她知道真相,反而是一件不好的事。

总之,好烦。

松井晴奈万一一言不合地把她抓过去强吻一顿,那就是个大新闻了。

“愚蠢又笨蛋璃绪哟,快过来排队,待会姐姐发起火来,脑袋会冒烟子的。很恐怖!”

是啊,脑袋冒烟,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很恐怖。神代川璃绪忐忑的神情一转,变成了迷一样的表情,望着那只朝着自己招呼的粉毛班长。

微卷的粉毛,越过了肩头。

发丝有些毛躁,可她和它们正是青春年华。

世间,或许只有妙龄少女才敢那么肆无忌惮,不用耗费心血做多少的打扮,站在门口,挥着手,一举一动洋溢着岁月正好的气息。

神代川璃绪记得一个月之前的班长是这样,急匆匆地跑到了大桥,蹲下来,戳着地上不良少年,无知、无畏。

可是她……却畏畏缩缩,不敢靠前,不敢主动去探索,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想,被动地接受一切。尽管是还没十五岁的身躯,可体内的血液连带着灵魂早已被现实这个冰箱冻成冰块。可惜的是冰块的棱角也被磨的圆滑。

因为,埋葬了青春。

因为,抛下了血气方刚。

无数次的碰壁,或许能证明“社会”是不需要这两样的。

固守陈规不是很好吗?

安安分分不是很好吗?

站在原地不会受伤。谁都不知的前方,会不会有一个大坑?一旦跌到,说不定是满盘皆输的下场。

这是她活到二十八岁的经验总结。

她啊,已经二十八岁了。

不是横冲直撞的年龄。

而有资本横冲直撞的少女才敢在大众广众之下,不顾其他人的眼光,尽情呼喊着。

“快过来啦。笨蛋璃绪发呆起来,傻乎乎的。”

“班长真是个大蠢货。”

神代川璃绪皱着眉,勾起嘴角,慢慢地走了过去。虽然是最晚过来的,队列已经差不多排列好了,但她排在牧濑千夏后面一个,也就是第二个。哼?谁让那些女孩子离地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