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68章

作者:渣渣白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

听说那位家长踩到葡萄皮住院了……

“所以,璃绪安慰安慰一下吧~当医生真的很辛苦~”松井晴奈使劲咬着下唇,人家可以保证肚里的孩子是璃绪的,可璃绪能不能保证肚里没有孩子?

——还好,这件事,她能保证。

“工作很辛苦?那就多喝热水、多睡觉、偶尔适当锻炼就可以缓解压力了。”

“璃绪老是敷衍人家!今天中午,人家要大吃一顿!”

“好好好。”

“你陪人家!必须陪着,好久都没一起吃过饭了!”

“这是学校。”

“可以去外面。”

“我是学生中午不可以出校门。而且出去又怎样,午休的时间又不够来回的时间。”

“人家还是医生呢,找璃绪的班主任开一个假不就好了吗?身体抱恙,需要回家静养……如果璃绪愿意的话,那么可以住院治疗。人家的医院给璃绪准备了单独的贵宾房哦。最最高等级病房……”

最精致的设备,最严密的房间。

如果松井晴奈愿意,整个房间的生命都可以一点不存,就连空气的细菌都可以全部杀光光。

“撒谎是不对的。做人要正直。而且我不想住院。”

“……人家错了,不该诅咒璃绪。那么出去吃饭总可以了吧?不答应的话,人家就在这里缠着你了。”

第174章 属于我的你

崭新到几乎没有沾上一点尘埃的床帘拉起,处于独属学生会会长的办公室,灯开着,不知道外面的阳光有没有这里的灯亮。

川梧桐白并不知道。

只是知道如果那个人来了,她就是瓦数最高的灯泡。

坐在沙发上。

川梧桐白用手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痕,不应该盖上纱布,那是为了让伤口好的更快一些。可是,她也就不能用纱布来遮掩这几道丑陋的疤痕。

凹下去,狰狞。

伤口有点紧绷的感觉。

它们还没好……错了,是愈合。

不过,就算愈合了,这张脸,没受过伤的脸现在算是毁了一半吧?肯定会留下疤痕的。

肚里饿的咕咕叫着。

在庇护着的办公室里,张扬地吼叫。

不过,这声音,大概只停留在自己的耳边吗?川梧桐白想着,只有神代川璃绪能叫醒坐在椅子上的人。

能唤醒耳朵的只有爱情。

能让人饥肠饿肚的只有爱情。

“雪绘……你还在等着她吗?牧濑千夏不是说她今天中午请假吗?我也打电话向她确认过了。”

“再等等,再等一下。”

浅川雪绘靠在椅子上,发神地看着铺在桌上的文件们。窗帘一尘不染,窗户一直关的严实,午餐已经准备就绪,可是想要的人为什么就不来呢?

川梧桐白的话语徘徊在脑袋。

浅川雪绘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看着金发少女,“桐白,以后啊,尽量不要给璃绪打电话,她不喜欢的。”

“可是……”

川梧桐白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同样是一张脸。

同样是一个表情。

以前的话,她们两人交谈,只要提到神代川璃绪的事,不是笑着,就是皱着眉。

可是……川梧桐白总觉得有些东西变了。

比如,雪绘手里握着笔。

作为好友,自然是明白雪绘的习惯。当雪绘拿着笔的时候,心情是很不好,还有一种可能,她说出的话不再是建议——而是命令。

“好。”

连反对都不敢说出,就连大气也不敢呼出。

浅川雪绘没有多少迟疑,也没有所谓的后悔——如果后悔的话,璃绪就不是现在的模样。如果后悔的话,桐白也不是现在的模样。

璃绪喜欢漂亮的。

“桐白的伤,怎么样?或许去国外治疗一下?有跟阿姨提出过吗?”

浅川雪绘口里的“阿姨”就是川梧桐白的母亲。或许因为战争的缘故,浅川家和川梧家的关系很好,可以说是世交——毕竟是一明一暗,相互依存。

转学不可以,那么去国外治疗总该可以离开璃绪的身边吧。嗯……就算留在国内也没多大的用处,脸蛋不是不好看的吗?

“没什么好看,本大小姐又不是靠脸吃饭的!”

“是靠的脑子啊!”

本来有些萎靡不正的川梧桐白猛然挺起了胸膛,金色瞳孔里闪着一点光彩,作为王座上的仓鼠、金毛大人。川梧一家人都是靠着脑子吃饭了,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刑事,还是漫画都是要靠脑子。

厨房杀手川梧桐白也有她的自豪,她是不合格的川梧,没有刑事的天赋。作为女儿,她和母亲的关系还没雪绘和母亲的关系更为好。

但是,她不是也有梦想吗?

“是因为漫画的事吗?桐白要加油呢。不过,这件事瞒着我瞒了好久呢。”浅川雪绘抿了一下嘴,现在是12年9月,本来现在她是不会知道桐白喜欢画漫画。直到15年……

还好。

世界线出现了微微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