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189章

作者:渣渣白

“我们去床上吧?”

“哎哎哎?”

关注这一边的小路绯人,丢下了手里的手工刀,连忙掉在茶几。

茶几的温度就和她的心情一样,不过更快地是比岩浆还要炙热的怒火,小路绯人已经很忍了,没有冲动地两巴掌扇过去——一巴掌打死那只死猫,一巴掌打飞那个小三。

可是这两个人怎么可以那么旁若无人的亲亲我我?

“你们要去哪里?教画还要床吗?老娘也不会,你来教老娘啊!”

神代川璃绪愣住。

修长的小腿,没有一点赘肉也没有不好看的肌肉突起,紧致的线条摆在那里。

“雪绘只是身子不适合在这里跪着。”

第192章

“老娘更适合在床上!”

这句话,没有一点谎言。

只是没说全。

小路绯人觉得那只死猫应该明白她在说什么,那么多水,肯定不会白流出来的。小路绯人觉得这世界上没人比她更水,而且还是她忍耐的情况下。要知道当初,自从确定了关系,小路绯人一见那只死猫就跟下雨似的。

……后来还脱水进医院打了两天的吊针。

医院?小路绯人一想到那件事,心情越发不好。

“你特娘的倒是说话,给老娘张嘴说话。”

“可是那个……”

“不行,只要你和浅川雪绘一起去卧室,老娘就要一起去!”

“如果小路同学去的话,本……我也要去。”川梧桐白连忙放下手里的工具,在她眼里神代川璃绪简直就是个人渣,小路绯人又凶巴巴的 ,指不定会逼着雪绘答应一些不得了的事。

喂喂!

你们很污,知不知道?

趴在床上的神代川璃绪这样失礼得想着,哪有人会主动跑到主人家的卧室里的床上?好想翻滚一下表达心里的不满与失望,只是左边小路绯人,右边是浅川雪绘,川梧桐白坐在床尾一本正经地画着背景。

床头又是一面墙壁。

总感觉被包围了似的。

她只想画个漫画而已。

神代川璃绪爬起来,从搂着那浅川雪绘身后环着腰肢,一本正经地用手握着手。客观来说,浅川雪绘的手并不暖和,可是比她自己的好太多,对于常人是凉凉的手掌,放在神代川璃绪的手里里,那就成了暖暖的存在。她的手比浅川雪绘的手更冷。

哪怕运动的时候,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嗯?把手指压着一点,雪绘就是这样进去的哦。”

“嗯。”

“轻一点。”

“嗯。”

“等等,松一点,雪绘你这里好挤啊。”

“嗯。”

“不过那里那么操作看起来好漂亮啊,给人一种嫩嫩的感觉。”

“是吗?我看不出来。”

“这边也是,看起来好厉害,这样就会看起来硬气点。”

涂墨水、贴网点纸很简单。

简单的事想要做好也很复杂,墨水的浓度、手法可以影响道画面的立体感官,一点点的渲染,用心地渲染。神代川璃绪握着浅川雪绘的手,看着她贴好的东西,雪绘的黑发挨着她的脸,余光正好瞥过那侧颜,长长的睫毛又浓又黑,是睫毛精转世吗?

认真的样子,全神贯注,黑色的瞳孔没有半点移动,直勾勾的盯着刚刚贴好的地方,好像看着的是不是一张纸张,而是整个世界一般。

好漂亮。

可惜,她看的不是自己。

“就是这样,雪绘来试试?”神代川璃绪搂着那腰肢,用嗅着幽幽的味道。伸出手来,将枕头叠好当做桌子,虽然软了一点不过没什么的,反正她一下子拿了好多张的稿纸。墨水玷污洁白的床单也毫无所谓。

“会了吗?”

“大概明白。璃绪去接着画吧?待会给你看看。”

神代川璃绪自然是满口答应——

然后被人抱着,双手不再温柔,而是扣着自己。

“绯人别闹了。”

“特娘的,还要玩放置PLAY。老娘给你讲,你这样做早晚会失去老娘的。”

被人拖着,神代川璃绪无奈地吸了一口气,小小的房间里,一下子装进了四个人,呼出的气体有些浑浊,偶尔还能嗅到陈醋的酸味。

神代川璃绪昂着脑袋,可惜这个角度看不出来绯人的表情,于是用脑袋蹭了蹭那傲人的身材,很快就像是雨天一样。

意外的,抱着的自己双手没有停住失去力道,计划落空的神代川璃绪无奈地揉着太阳穴。绯人嘛,哄她就啪她,只是这次看起来,绯人很生气的样子。

神代川璃绪把玩这晃荡在自己面前的银发,食指和中指并拢绕转,银发一圈圈的缠绕,越来越高,越高越深,漂亮的银色淹没了稍有苍白色的手指,银发看起来冰冰冷冷,手指进去之后温温柔柔。

而后,很快放开。

“绯人不是会吗?”

“老娘就要你教!老娘要你教的。现在、马上、立刻。”

“选择合适的网点纸,然后用手工刀裁剪下合适的大小,比划着,找个合适的地方贴下去。为了避免指纹弄脏,可以用牙刀压着。”

虽然是神代川璃绪的真实想法,不过说出来有点敷衍的感觉。这不能怪她,她几乎没教过别人,做什么都是靠着所谓的感觉,所谓的合适——如果不合适就剪裁下来不就好了吗?稿纸就像个布满了补丁的玩意,也没什么关系。

不在乎过程,不在乎外表。

只要结果能接受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