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231章

作者:渣渣白

“那么分手啊。好好和雪绘在一起啊,你这个垃圾大人渣。”

“可是……那些人的话一定会很伤心的。”

“好好说清楚啊,她们大概会理解的,恋爱本来就是说不准的。今天还在一起,明天就分手,可能是因为变心也有可能是意外……你看着我干嘛?别用那种奇怪的眼神……我没有喜欢的人……那个,电视剧和动漫都是这样演的!”

“如果这样简单就好了。”

“你说过吗?你试过吗?真是不折不扣的人渣想法。”

“……去分手吗?我很不安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不安啊,只想维持现状。”

“啊啊,你这个废物。”

“如果,我说我失忆了,没有和你们一起的记忆,你会怎么样?”

“看出来了,脑袋被门夹了。那么去死吧!看本大……我的天马流星拳!”

这就是她被打的过程以及起因。

然后结果则是她坐在秋千上,而川梧桐白和赶过来的六月鳞谈话。

重新坐在椅子上,神代川璃绪面无表情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背,上面还留有咬痕。说好的天马流星拳变成哮天犬。

川梧桐白真是个大傻瓜。

坐在她旁边的六月鳞很是自觉的拍打她的肩膀。

“璃酱~璃酱~璃酱~我的喵酱不见了~”

“哦。”

“璃酱好冷漠~难道是那方面过的不好?肾虚还是手酸?这种情况是可以吃药的。”

“哦。”

“太冷了吧?我的璃酱不是这个样子的啊,猫耳朵不见了!猫尾巴也没有呢,我还没玩过呢!”六月鳞咬了下唇,撩了撩自己的酒红发丝,尽管被人嫌弃,不过她还是最喜欢自己的酒红色的红发。

余光瞥了一下那个人。

六月鳞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是没得玩了,那么认真地工作吧?

“璃酱为什么会选择竞技题材呢?”

“喜欢、会点象棋。”

“可是竞技题材真的好冷哦,选择璃酱适合的异界风格更好不是吗?”

“太麻烦了。”

“不是有现成的吗?璃酱以前发在网上的……叫《RE:从零开始的异界生活》来着?”
PS:1113

第231章

哈?

这书名怎么那么眼熟,这就是2015年的新番啊!

或许是……名字相同,故事不一样吧?

神代川璃绪松松一下手腕,揉了好几下太阳穴却缓解不了心里的那股荒谬,“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并不想。”

“那璃酱要好好加油哦。有空的话,可以找我来商量,我的门随时敞开的~”六月鳞靠在少女的身上,蹭了蹭,今天姐姐又不在家的话,她的家是一个不错的环境。虽然带些女人回家可以气一下姐姐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曾经见了两次面就三垒的家伙,今天的性格一下子变得非常冷淡了。

六月鳞咬了下唇,懒得自讨没趣,扭捏了两下离开了荡漾公园。大周末的好日子就那么晦气,她从山本主编手里抢到这个苗子,可不是单纯因为是漂亮,还就是看年龄小、故事胆大、手里还握着点可以改编的东西呗。就她了解来看,神代川白璃很宠女儿,那么版权之类一定是交给神代川璃绪的手里吧?

不二咲奈绪那边惹不起,但没想到那个小鬼头吃干抹净,拍了拍屁股走人,再一次见面连一点愧疚都没有,最有可能的仅仅是尴尬。

六月鳞回头望了一下那位闷闷不乐的川梧桐白,她又想起那天在神代川璃绪家里遇见的浅川雪绘——

说起来,神代川璃绪身边真是美人环绕呢。

终究叹了一声。

坐在公园椅子上的神代川璃绪默默不语,捧着手机翻看着,手机在这几天的适应中,算是稍微有点熟练,她甚至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因为她对于高科技的东西上手难度高于同龄人。

明明作为成年漫画出道的时候,还会用板子来着。现在连怎么开关,怎么调节这种简单的事都记不大清楚了。

或许是查找的是漫画、轻小说之类的。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多张图在加载中。

还好,日之本的流量是无限的。首先来说,日之本的手机不像天朝那样需要SIM卡,而是用证件去营业厅办理,不过,换手机的话,号码应该是不换的才对。

那么,松井晴奈怎么说她的手机号码换掉了?

这件事稍微放在一边,还是集中精力找她想要的资料为好。

神代川璃绪并不想4G流量用完了再用2G。没错,日之本手机流量无限用的仅仅是指在智能时代显得很龟速的2G网速。

在搜索框里“《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待着不动。

然而,以此为中心,向着网络搜集能搜集到的信息。

“跨越众多的绝望,从死亡的命运中拯救少女!”

“一开始主角除了‘无力’,还有‘无知’、‘无能’、‘鲁莽冒失’、‘特别的迟钝’大放送,是全都塞在一起做出的人物设定。但是作者别出心栽,不像是轻小说后宫番里哪怕是个废猫的主角也能讨得女人欢心,而是虐主,让主角在一个个死亡回归里不断地成长……——龙宫咲樱。”

“最新的更新是在12年7月1号,直到现在作者姬一个字都没写!作者姬到底去哪里了?”

“作者以“艾礼”的笔名投稿在网站“空白色的纸”的连载作品……”

当这句话出现的时候,一切都不重要了。哪怕后面有个人用长矛抵着自己的后背,都不重要了。

啊,不对。

这句话只有两个字是重要的。

那就是笔名“艾礼”。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神代川璃绪仰着头,捂着脑袋,很疼,好像是有人拿住锤子在她额头上敲打,一震一震的。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个比喻呢?

神代川璃绪眯了眯,她能看到川梧桐白搂着她,能听见川梧桐白的声音,可是她的喉咙好像是堵住了,一点的低吟也发不出来。

“喂喂,你没事吧?你这家伙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