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262章

作者:渣渣白


全是陈述的语调,并不所谓的请求也不是询问。

神代川璃绪皱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花之宫栀子神情没有改变,一点动摇也没有,那种的眼神似乎就想要把她吃掉一般。

“该死的,居然这种时候追上来了。”

第261章

“有点遗憾了……”

“不过第一次还是得浪漫一些吧?”

所以啊,你这样说的话就不要把继续摸过来啊!

神代川璃绪很想大吼一声让花之宫栀子清醒,但是让神代川璃绪更清醒的是:

它们来了!

有了花之宫栀子的讲解,她总算知道追着她们家伙有多么恐怖,那是暗杀的王者。曾经击杀了萨哈尔的大公法兰,那位现在还在太平洋的下面永眠。它们还在赤红红那边杀了一位征战十年的将军犹格·泡泡,据说将军府森严的可怕,连一只苍蝇也容不下,可是这样的防御不知道为何破了一个洞,有人说是用了有着德高天皇传下的秘笈,有人说是用了新研发的对兽耳专用毒素,有人说将军犹格·泡泡是不小心或者故意踩到了火龙皮摔在榴莲壳上而死。

不论如何,传奇的将军已死,【火神之灵】的威望大增。

那是对着国家政要的杀手,现在却追着她们两只猫来跑着。

虽然因为没有战争,没有实战,被抛弃掉的它们实力削弱了不少。

但是牵着狗的它们依旧异常的可怕。

就算浑身发颤,没有人说明,那两个字还是浮在心中,那两个字就是快跑。

花之宫栀子拉着神代川璃绪选定了一个方向跑去,斜阳穿过树叶的缝隙,圆形的斑驳不断的打在脸上,论爆发的话,她可不会输给后面的家伙。

她不知道为何第一天第二天对她们的寻找力度没有当年的那么强悍……但既然遇见了,还是得跑才行。

向着前方冲去,用耳朵在寻觅着水声。

没有回头。

“千万不要回头,它们对视线这种东西很敏感的。”

这就是第一天,花之宫栀子对神代川璃绪的警告,这些人的视觉是非常的糟糕,那么在其他方面就会有擅长。作为捕捉逃亡人的它们,带着的灯和狗是否有点多?就像是在告知逃亡人一件事:它们找到你了。

那么,带着恐惧的视线就会被轻易的接收到。

可惜,尽管如此。

身后的犬吠声越来越大。

花之宫栀子余光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女,粘着的衣服,腿上有了斑斑的血迹,摆动的双腿,非常吃力地跟上她放慢的速度。花之宫栀子有些后悔,应该等着神代川璃绪的伤好了才逃,可是若是待得越久那么变数就越大,谁知道她能不能活过明天?她要是死了的话,这孩子可能一辈子都会待在那里了。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这张脸。

可能就是因为相似的面容才舍不得让她死去,可能是因为和白璃有所谓的血缘关系才舍不得让她死去。

正是因此,作为半个替代品,她也被拘束在曾关过白璃的地牢,她靠着墙上面就写着那些文字,用爪刻下,带着血的汉字。作为新一任拥有此地牢的主人浅川雪绘不会知道的这是浅川雪璃的誓言,同样也是神代川白璃的苦难。

花之宫栀子看着少女的脸是那么的熟悉到了极致,每个地方一成不变,除了那变成异色的双瞳以外,只是她愣愣的看着,苍白的脸,樱色的唇瓣终究吐出了那应有的回答,“跑不动了……”

话是这样说。

神代川璃绪还是努力的跟着花之宫栀子的步伐,她就算知道她被被抓到也不会死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关着。说实话,被关着失去了自由是会让人疯掉,但是雪绘还在啊,吃的用的可能算是比较好的,然而源自骨子的信念支撑着她的逃跑。

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双腿机械的摆动。

不用低头去看也知道伤口崩裂开了。

比起上一次她亲手撕开的更加惨烈,她闻到是那股血的味道还有脓水的气息,是啊,化脓了。伤口的边缘是通红,恶心的黄色带着脓状的粘稠占据伤口中心的一般。

大腿在奔跑的时候尤为重要。

那么,受伤之后,每走一步撕裂的恐怖有谁知道?

神代川璃绪能感受崩开,肉芽在叫唤着,少量的鲜血里混进了黄色又点透明的液体。肚子也在这个时候发难,咕咕叫着,却带着过分的绞痛,后背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冷汗再加上紧咬着的牙关相加,减免不到半丝痛楚。

除了让她感觉自己毫无用处之外,没有其他了。

心里的执念便是不能停下来,身后的凉意让她不敢放慢速度。

……然而山风的催促也无法让她加快步伐,一摇一晃,虽然有花之宫栀子的搀扶不至于跌到。但是……连累到了这个人,经过两天的相处神代川璃绪清晰地明白花之宫栀子表现出来的身手摆明了她可以在山林里游刃有余。

神代川璃绪看了看牵着的手,紧握的手没有半点的松开的意思。

“算了,我不跑了。你自己一个人跑,我好累的说。”

“亲爱的,怎么啦?”

“……还不是你这家伙怂恿我逃跑的,明明身上还带着伤,结果被你这么一说……”

“奴家的确没有考虑周全。”

“所以,我要回去养伤了。”

“……亲爱的,你是认真的吗?”

激烈的逃亡,猛然停下来。

神代川璃绪觉得那对紫罗兰的眸子就要那只牵着自己的手一样,紧盯着她不放,那种神情好像在说,“开玩笑的吧?”

“放开。本来就是你想跑,拉上我垫背而已,说着那么好听,不是半个人质的意思吗?我和你的待遇区别很大的。”

“哟,亲爱的,真是聪明呢。但是这样把你放掉的话,奴家岂不是死定了?”

停住的步伐在一起想要迈出。

身后的少女却是像变成了石头,一动不动,“我不走的话,你就没办法了吧。”

在追杀的情况下,有人说出这样的话,可以翻译为:我就是让你死。

“啊咧?怎么那么狠心了呢?”

没有理会花之宫栀子的笑脸,神代川璃绪甩开了那只手,径直地冲着牵着狗的那伙人蹒跚地走去。

紫罗色的眸子,竖立的瞳孔,倒映着背影。

同样的招式,两次就没用了——

“这次会来捞亲爱的出去的。”

第26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