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276章

作者:渣渣白


都说一天之计在于晨,可她在早上就又被掏空。

带着睡意的神代川璃绪一大早起来坐在松井晴奈的旁边,捧着一杯温羊奶,车子开得很稳,捧着的羊奶一滴也没洒出来。

“人家好舍不得璃绪。去上学的话,人家会好久都看不见你。”

“但是我喜欢学习。”

“读什么书啊,这种天气最适合暖床了。”

“才不要!我就是废死了也不会懒死。”

神代川璃绪在车里慢吞吞喝完羊奶,不是她喝得慢是松井晴奈一直往着里面加,又在松井晴奈的注视下她慢吞吞走进了许久不见的学校大门。

天还是那么蓝,太阳还是那么高,风儿还是那么不合群,没有掀开女孩子的裙摆。

先是把鞋柜的信封撕得粉碎,神代川璃绪熟练的换上拖鞋。整理一番口罩,确定无误之后,才晃悠晃悠地走进了教室。一脸嫌弃地把死鱼、死老鼠丢进了垃圾桶。

最后,把自己丢在椅子上,叹着气。

缺课这么多,不会被请家长吧?

但是这也是不得已的,老师们应该会理解。

神代川璃绪托着腮帮子看着教室,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也不知道在同学里面的关于她的传闻是变成什么样子。

“咦?笨蛋璃绪今天怎么来上课了?”

听见着糯糯的声音,神代川璃绪转向门口,粉毛的班长提着手提包撞了一个桌角,流着泪花坐回座位上,调转着头过来,戳了戳那软乎乎的脸颊,紫色双眸多了一层叫做喜悦的感情,“笨蛋璃绪居然上课了!”

神代川璃绪抚着额头。不要搞得她上课是个大新闻的样子啊。

“学生来上课很正常啊。”

“嘿嘿嘿,听说笨蛋璃绪被小富婆包养了哎。要是千夏也这样可以不愁吃的,才不上课。”

包养?

这意义不美好的词语,吓得神代川璃绪差点掀桌子、毁尸灭迹了!

天啦噜,居然被蠢货班长发现了!

“千夏班长是……”

“哦,对了,姐姐叫璃绪来了的话就去办公室。”

神代川璃绪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爆炸了一般,尽管万分不情愿,她还是过去了 。草率的报告一声,进来办公室,看到的是正在藏着小黄本的牧濑千寻。

穿着白大褂的牧濑千寻喝了一大口乌龙茶。

“咳咳,神代川同学居然完整的回来了?”

“承蒙厚爱。”

“知道缺席了多少次了吗?”

“这是意外啊!不要算在我头上。”

“姐姐这里可没有那么好混过去……在外面花天酒地完了,快活完了,突然想来学校就来学校?学校又不是公关……旅馆!”

“误会……”

神代川璃绪只能扯出这句话了。她能说什么?她被学校的风评优秀的学生会会长绑到地牢里?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如果她是局外人的话,一定会下意识的反对这种说话:开什么玩笑,貌美、家世好的妹子会绑架一个看不到脸的妹子?

“总之,这是误会。不信的话,可以找家长的。”

“家长?串通一气了吧?今天就滚回家里去。”

神代川璃绪张了张嘴,却始终没发出半个音节,她总算体会到有口难辨的意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不至于开除,但是回家一周的处罚,怕是跑不了。

回家的话,她又该在哪里去找雪绘?有些事,还是有必要说清楚的。

“还不走?那你就在这里站着好了。”

“……切。”

神代川璃绪站了好久,不能当着老师的面用手机。站到午休的时候,牧濑千夏就会发现这件事吧?来求个情之类的。

第276章

站了快是一节课了。

牧濑千寻一点表示的意思都没有,没有让她离开学校,也没有让她回教室,像是完全没有她的存在一般。神代川璃绪也是倔,她觉得她这次没错,没有半点求情的态度,就连敷衍的话都说不出来。

当然,办公室可不止她们两个人。

坐在隔壁办公桌的是一班的班主任,朝着那边奇怪的气氛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说,“牧濑老师,这个就是一周多快半个月都没来学校的女生?三班的?”

也有人附和道,“看起来没有不良的感觉啊,是不是误会了?”

“芣苢老师要知道一句话,人不可貌相。说不定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教理科的老师的话怎么可以这样说?

凶你个大鬼头!神代川璃绪表示她长得可是貌美的很。可是这讨论的事情越来越歪了,办公室的这些老师好像被引发了好奇心,不住地让她取下口罩,那个一班的班主任芣苢直接来一句取下口罩,她可以帮忙求情什么的。

神代川璃绪没有吭声,取下来的话,是不是可以让全办公室的人知道她是去当公关?这个可能性蛮大的,神代川璃绪瞟了一眼牧濑千寻,可没想到牧濑千寻似乎也很在意这件事,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一阵交错。

吓得她把后脑勺的头发一股脑地放在脸上。

诚然,她不想有一周的时间在家里,和松井晴奈或者神代川更衣度过。但是更不想的是,被牧濑千寻知道她就是白璃这回事——对她脾气那么大的原因或许是很久都没看见白璃,然而这段时间,那个讨厌的女生来上课了,所以莫名的生气吧。

牧濑千寻挠着头发,正视一脸漆黑的少女。

“神代川璃绪你这是第几次了?”

“……第一次?”

神代川璃绪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又迅速的缩了回去。她不太记得以前的事,那么这也算是第一次吧。看着牧濑千寻陷入沉思,她暗道不好。

牧濑千寻低着头,觉得那根手指好像似乎有些眼熟,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谁,或许是记错了?闷闷的说着,“是吗?”

见此,神代川璃绪连忙点头。

“那么你逃课又是为了什么?你有想过这些问题吗?你对得起父母吗?你对得起姐姐的姐吗?你对得起社会吗?”

牧濑千寻这般连续轰炸,让神代川璃绪闷声不吭,其他老师觉得她是被吓坏了,她始终觉得这次没做错什么事。

“我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