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298章

作者:渣渣白


第300章

神代川璃绪觉得一阵风过去,坐在她旁边的千落羽不见了踪影,下意识地摸了床沿,温温的。又想到那是屁股坐过的地方,神代川璃绪觉得自己想个变态一样,明明薄荷味还在……

门完全被打开。

出现在神代川璃绪面前的是白发少女。

“绘画?你是B区的吧?还不赶紧回去。”

就像分了区域,把少女们分为A区和B区来关键。神代川璃绪和千落羽属于A区,神代川璃绪记得,吾妻绘画则是属于B区。串寝室本来就是违法规定,串区域那就更不得了,是让整个竹烟党修道院一起挨罚的节奏。

本来吾妻绘画及受到排挤,她又是新来的,哪怕有着A区的大姐头在场,免不了又是一顿打,因为千落羽再有本事只能阻止得了A区,B区说了不算。

还没等神代川璃绪再说两句劝告的话,千落羽听到外面的动静就从床底下钻了过来,背对着神代川璃绪拍了拍灰尘,“哦,原来是绘画啊。”

千落羽认识吾妻绘画,本来高中部和初中部之间没什么联系,神代川璃绪这家伙又藏着掖着的,不惹出事来,千落羽也数不清楚这厮有几个受益匪浅的女性朋友。显然,这次就是因为神代川璃绪,前几天的时候,千落羽知道吾妻绘画这个人——

“有个叫吾妻绘画的要进来了,那就拜托好好照顾她了。”

“哦?有你求我的时候……坦白来讲,要不是你和那只笨猫的关系,我揍不死你!”

“吾妻绘画捅伤璃绪。”

“肯定有你的参与吧?”

上个月的来访人员有一个让千落羽很不爽,是她准备一手栽培的学生会新秀,也是朋友的老婆,还是把她阴进来的敌人。

坐在椅子上,千落羽满意地看着浅川雪绘在她问出问题之后,那张小脸变得惨白起来,漆黑的双眸仿佛闪了闪光彩。这幅模样让千落羽不太开心,因为浅川雪绘这幅样子和神代川璃绪又有了半分的相似。

心机婊和傻白甜的相似。

千落羽等了好久,没有等到浅川雪绘明确的否认,也没有肯定的回答。

像她的耿直GRIL才没有那么多心思来绕,嗯,好听点叫做耿直,不好听点叫没脑子。

没脑子,不,耿直的千落羽拍着胸膛答应下来。

“好吧,看在那只笨猫的份上……”

嘛,可是凡事都有例外。

比如,新进来的吾妻绘画被分到了B区。啧,明明是个A罩杯的说。

千落羽用眼神再三确认了几乎可以说是一马平川……

“你这家伙在看什么!”

伴随着少女的低吼,千落羽看到是神代川璃绪打过来的拳头,“该不会……”

无视掉千落羽在地上滚来滚去,神代川璃绪以自己重伤为由忘记自己本身力气不弱的事实,“绘画不要理会那个变态。”

抱着熊玩偶的白发少女,蹭了过来,用脸颊蹭着神代川璃绪的,肉呼呼的,“疼?”

这样说着,一只腿站在地上,膝盖微微弯曲,另一只腿的膝盖则是抵在床沿,或许正是这样的站姿让吾妻绘画很方面的一只手搭在神代川璃绪的肩膀,另一只手的指尖,宛如葱根白净的指尖,就像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的触碰到神代川璃绪的右脸上——眉骨有一点淤青,不仔细看是绝对看不出来。或许这个时候,神代川璃绪才发现她吃饭的地方伤着了,把绘画想要抽回的手按在自己脸颊上,凉凉的。没说话,想也是对的,被按在地上打,就算被揍得地方不是脸,可难免会蹭到脸。

白发宛如溪水融进了乌黑的长发里面。

吾妻绘画看了看,很开心。

神代川璃绪觉得吾妻绘画很开心,她也跟着乐呵乐呵。

“笨蛋情侣?原来你看中的不是绯人啊!”被无视掉的千落羽叫了几声发现面前的两位好像不太想搭理自个,她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看着这两个家伙搂在一起,什么!以为她就没人陪着吗?千落羽使劲地抱了抱自己,一身肌肉多好啊!舒服极了。

为了表彰一下存在感。

“想不到你家伙居然是白银控。”

白,指得是吾妻绘画的白发,银,指得是小路绯人的银发。

千落羽算是明白神代川璃绪明知道会出大乱子,在学校的时候还和小路绯人在一块的理由。可惜了,小路绯人的脑子里全是这只蠢猫,一点也不在意她自个本来不咋样的名声在学校变得越来越差——

“才不是咧。”

神代川璃绪并不想搭理那位千落羽,她掀开上衣,让吾妻绘画帮着涂着药膏,冷凉的手指上冰凉的药膏,涂在带着温度的皮肤上似乎消退了淤青带来的痛觉。

在她面前的女孩子低着头的样子,人畜无害……一点也不像那个莫名捅了自己一刀的家伙。

是的,到了现在,神代川璃绪还是很想知道为什么吾妻绘画会突然给她来一刀。她是觉得那段时间里,没有明显得罪过绘画,要说得罪的话,估计她把绯人得罪惨了。

还好,绯人是个单纯地好孩子,只要啪一顿就好了。

“绘画,为什么?”

“因为……想知道……璃可爱的样子。看到的话,很开心。”

“不,那是很疼的样子。”

“可璃现在看起来也很可爱,软乎乎的,总感觉、总感觉……”

千落羽抱紧了自己,摸了摸下巴,望了一眼床上的神代川璃绪,恍然大悟道,“一推就倒?”

推你大头鬼,这是在教坏小孩子啊,想想绘画才多大?至于神代川璃绪觉得自己是个成年人,有必要去教导她人,当即反驳千落羽的观点。

“我说你啊!能不能消停一点!”

“怪我咯?对了,你问过你的新老婆,她是怎么进来的吗?我可是撬开锁的。那么,她是怎么……”

“哎?”

这个时候。

神代川璃绪仿佛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吾妻绘画是怎么开门进来的?难道是门没锁?

下意识地抬头。

从铁门的栏杆缝隙之间,神代川璃绪看到的是一双带着怒气的眸。

PS:没错,这个人就是渣白大人!

第301章

指尖一点,虚掩的铁门却沉重的移动。

第四个人迈动步子,靴子的胶底敲着水泥地面,咚咚的震动三个人的心房。吾妻绘画抬头看了一眼,继续涂抹药膏,神代川璃绪怂成一团,不敢说话又不敢动,千落羽抱紧了自己,蹙着眉头。

“……你们,很好。”

尽管声线妖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