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299章

作者:渣渣白


可任谁都能听出,这两个字简直是从牙缝挤出来的。

北方书乃拍了拍手,啪啪啪的鼓掌声回荡在狭小的囚房,“好了,一个解释。”

北方书乃一本正经地坐在床沿。她在这里干了几年,知道千落羽学了一手开锁的好本事,只要一根铁丝都能玩出花样来。可是……这里禁止藏铁丝或者小刀一类的尖锐物。那么,这丫头的罪名就是三样:串寝、私藏物品、开锁。如果北方书乃要是愿意的话,还可以在报告里加上:不正当女孩子交往。

当然,这点她不乐意。至于,吾妻绘画,那就是串区、串寝?神代川璃绪的罪名就是纵情?还是知情不报?或者是主谋?

不论是那一点,足够体罚以及加重刑法。

北方书乃咬了一下拇指。空气的薄荷味让她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她太天真了,还以为神代川璃绪是回心转意的变好,没想到是变本加厉。

这样想着,她的眼神落在蜷缩成一团的神代川璃绪身上。

“你们说话。”

“不说是吗?好,每一个人出去跑二十圈。”

“瓜婆娘,丑的稀奇哟。你是不是没长眼睛?没看见她伤的这么重啊!”千落羽不太高兴,她知道北方书乃中午的时候找过神代川璃绪,但是看这样子攻略并没有成功?反而是报复来了。还用问,北方书乃看着神代川璃绪的目光就像杀人一样。

人总有点自傲。

特别是漂亮的人。

说起来,这样被骂,骂的话不是“婊子”。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被说着“丑”的?北方书乃高二算起,每年收到超过二十封来自男女同学的情书。有高年级的、有低年级、还有同级,甚至还有。

为什么是高二算起?

因为,高二之前她很丑。丑到家里人来学校办公室抄着的是鸡毛掸子,流血血脉的家里人吼着“人家那么漂亮还会陷害你?你丑人多作怪!”、“叫你偷”、“人家是天鹅人家漂亮,你癞蛤蟆丑陋。所以你恶毒人家善良。”

北方书乃都快忘记那个冤枉她去偷钱的漂亮同学,那个没事就欺凌她的漂亮同学,后来听到消息的是,那个同学也在监狱,不过是穿着囚服,好像是离自家不远的歌舞伎町上的班?

北方书乃以前很丑,可是现在却是一等一的美人。一举一动都是风景,她瞟了一眼缩成一团的家伙,又摸了摸自己脸蛋,很漂亮不是吗?减肥,运动,终于瘦了下来,再加上打扮几下。

回忆到此结束。

“……如果没记错的话,千落羽,本来你下个月就可以出去了。还有,听说你的妹妹生病很严重?”

不咸不淡的几句话却让无所谓的千落羽的脸色难看起来,下个月是妹妹的生日,是妹妹的生日是她们一年唯一的一次相见,因为妹妹小时候就被抱养走了。北方书乃这是让她来选,一道选择题,一方是亲姐妹,另一方是义姐妹。

狱警是可以打报告,但是只要一个人出来主动拦下责任狱警也没有办法。千落羽是这里的大姐头,大家都清楚,那么只要她说这件事是她的决定,绝大数人都会相信。

那么,既然是一个人的责任,那么被关起来的日子少说会再来几个月吧?

可是,现在跑的话,那个家伙估计就真的只能在床上躺着了。以后的日子可能更可怕,小病拖成大病,大饼拖成人死或者瘫痪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一方是肯定错过生日,另一方是小概率残废。

千落羽咬了咬牙齿,“这件事我来……”

“……我们跑就是了。”

怂成一团的神代川璃绪说了话,她在这里待一天都受不了,更何况让千落羽再在这里待几个月?感到着三人的目光看向她,神代川璃绪更怂了,她想的是这两人来是过来帮她的。总不能让她们承担那么大的责任。

北方书乃捂着嘴轻笑,眼神在神代川璃绪身上打着转,两人的视线在半空对上,“挺像你的,很识相。还有,关系很好?”

妖媚的声线带了一点笑意,这样的话语换来的是吾妻绘画的第一句话。

吾妻绘画挡着两人的视线,她抬着头面无表情,注视着笑的像是一朵花的女人。

“闭嘴,你这个只有脸蛋拿出手其他一无是处的大妈。”

“很好,三十圈。”

……

“要死了……不行……”

“流了……好……多……别……”

“不要!”

神代川璃绪从未想过她被人用手触碰的时候,她这幅像是个抹布的身躯,除了那些伤痕又多了一层汗珠,被那么温度低的双手触碰,让神代川璃绪浑身一颤,那挨着的地方不再是冰冷,仿佛正在燃烧一层火焰,从外到里。

神代川璃绪眉头一皱,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月光很符合吾妻绘画的发色,她想要赞美几句,浑身已经没有力气,每个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她想要休息。

可是她们都知道还要继续,不能停下。

她的身后还有一位女人,特别是在这个女人面前的时候。

然而……

神代川璃绪率先缴械投降,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都说了,跑不动了!”

监视着的北方书乃见此,走了过来,不太友好地看了一眼握着不放的两只手,“跑完的人都去休息吧。”

连哄带骗、威逼利诱总算把多余的两个人赶走,北方书乃在神代川璃绪旁边蹲了下来,“四圈都跑不动?就你没跑完了。”

“我浑身疼。”

“要不要给宝贝揉揉?”

“嗯哒。”

神代川璃绪老实地掀开上衣,别提有多听话了。

PS:最近书客被盯上了,过年就要有动作了,估计这本书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要改的话,整本书都要改……还不如重开。

第302章

午夜,东京郊外。

凄厉的猫叫声缠绵于瑟瑟寒风之中,趁着秋风,刮进了《握草新闻》里面成了一档子节目:《半夜猫叫是何人所为?》

第二天的太阳爬起来,暖和的阳光驱走囚房的寒意。

“可恶!”

神代川璃绪躺在床上一阵难受,她浑身像散了架一样,被揍了,脸上更是仿佛被人放了十来斤的石头一般,被揍了。余光瞥了一眼躺在她旁边的北方书乃,见那女人没多大反应看上去还在睡觉,这让神代川璃绪稍微松口气。

说好按摩,结果啪啪打在脸上。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粗鲁的女孩子?

哦,也对,这个年龄的话不该被叫做女孩子。大妈?还是少妇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