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0章

作者:渣渣白

第031章 翻车翻车翻

今天的毒瀬减没有来,说实话,像她们那种级别的客人天天来,才是奇怪的情况。

能支付起晨曦专属包厢以及点上一瓶名酒的昂贵费用,怎么看,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咦?这个比喻似乎不太恰当,神代川璃绪将其换成了事业有成的女人,既然是事业有成,那么肯定是相当繁忙,哪里有空天天来公关店排除寂寞?公关提供的正是这样的服务。

客人是客人,公关是公关。服务客人是公关的责任,获得报酬则是公关的权利,不需要感情这类的无用附庸!成熟的客人明白,合格的公关也清楚。

这就是公关!神代川璃绪的目标并不是公关,但是已经走在这条路,她也会好好遵循准则直到——漫画顺利出道的话,逃路走人。

但是今天的班还是要接着上……

最后一位客人是不二小姐,全名不二咲奈绪,掌管日之本最大财团之一,传闻中手段狠辣。大学毕业,一年之内整合分几派的原家族社,几年后并吞较劲了三十年的敌手企业,十年成为东京最大的财团,传闻她耗资大量金钱包养一个年轻公关……

以上,都是其他人闲谈之间得到的信息,还有更多的小道消息。

当然,这些对于神代川璃绪来说并不重要,最关键的一点,她是主编的老婆!怎么办?绿了上司!在线等!

“小白璃,要不要摸摸这里?”

皮革制成的小包放在左边,不二咲奈绪挽着深紫色头发,仅仅插着一根通体红色的木簪子固定。

因为前世的关系,神代川璃绪倒是一眼看出来那是名为紫檀的名贵木材,特有檀香,深沉古雅,血赭显著,年轮纹路成搅丝状此起彼伏,一眼看去是朴素,仔细一眼便是惊艳,隐藏其间的金星闪闪发光。

紫檀,素有“帝王之木。”

但是这和她有什么关联?

神代川璃绪有些无奈地看着那位轻拍鼓起的肚子的不二咲奈绪,面带笑意,宁静致雅,像极了一名普通的妈妈,怀有激动的心情,却又深爱着腹中的孩子。

怎么会是小道消息里那样子的女人?想着那些可怕的信息,神代川璃绪摇了摇头,用手抚摸不二咲奈绪的肚子,第一次摸着孕妇的肚子,怎么说呢?圆滚滚的,倒是有些可爱。

只是——

“怀着身孕喝酒真没事吗?”

尽管这身是少女,神代川璃绪并不明白孕妇需要什么,看着不二咲奈绪小饮这杯红酒,红酒可以养胃甚至有抗衰老的作用——只是怀着五、六月身孕的女人喝着没问题?

不二咲奈绪抚着神代川璃绪的脸颊。

“所以,小白璃什么时候和妾身结婚呢?”捧着脸颊,指腹在眉毛划过,不二咲奈绪再一次的喝下一口红酒,葡萄酒的芳香会的确会让她看起来更加年轻,但是,只是看起来而已。

“放心哦,妾身马上会解决的。”

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解决什么鬼?结婚是什么鬼?

PS:路况不好,最近翻车的好多,隔壁那本变百……决定了!在下要抢救一下人渣主角!首先要改得肯定是……啊,懒得改,摊着吧。

PS2:以上纯属口胡,抽空会改得!

第032章 在下的心情是绝望至极

“那么小白璃是怎么想的呢?”坐在沙发上,眯着眼,不二咲奈绪微笑地询问着在一旁的神代川璃绪。

神代川璃绪盯着不二咲奈绪没有异样的表情,怎么想这个“解决”的深层意思应该是……

可能是玩笑吧?都是玩笑吧?

要知道,和不二咲奈绪结婚、和掌管日之本最大财团之一的掌舵者结婚,恐怕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吧?神代川璃绪想要在那本杂志上出道也是分分钟的事——对于大多数漫画家看起来很庞大的三大出版社,只不过是不二咲奈绪财团里面的附庸而已。

神代川璃绪好想抛弃节操就这样答应,但是,凭借不二咲奈绪的关系出道,真能被称作漫画家吗?前世,当做毕生的追求就这样拜倒在石榴裙下而得到解决吗?况且,日之本法定结婚年龄女子是十六岁。

此世的现在,仅仅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女,身为公关的少女。

哪一句话语完全是真实?夜店是寻欢作乐的地方,真真假假哪里分得清楚,要是把客人的玩笑当真,那真是失格。

不二咲奈绪是客人,神代川璃绪是公关,仅此而已。

“没有想过这种事,”尽管完全不知道和不二咲奈绪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代川璃绪纠结半天,还是把这句心里话说出口了,不论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结婚这件事完全没出现在她的人生规划里面。

“妾身早就猜到小白璃会这样这样说了,”不二咲奈绪捂着嘴轻笑,在平和的面庞上看不出一丝恼怒,将指腹按在神代川璃绪的鼻尖,随后划来划去,停留在神代川璃绪的耳朵上,小巧而粉红,轻轻地捏着小小的耳垂,“——药,还没用完?”

这时候应该怎么回答?不二咲奈绪并没有那些女人的疯狂,看起来温柔又正常,神代川璃绪还是选择了老实交代。

“嗯。”

“没了?那可不好,可妾身最近有些忙……”不二咲奈绪显出非常抱歉的神色,带着点困惑的眼神,眯着眼,抚着鼓起的小腹,“唔?把药放在哪个办公室了?”

神代川璃绪赶紧摆手,“不二小姐不用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那过几天,去妾身那里取一些药如何?”不二咲奈绪拿出纸笔,仔细地写上地址,字体秀娟,正如她本人一样秀丽,只是刚刚被打开的小包就不太和“秀”字扯上关系了。

小包由鳄鱼皮制成,选用最优等级的湾鳄鱼,鳄鱼皮以奢华稀有著称,堪称“皮革中的铂金”。而真正的铂金是一种天然纯白的白色贵金属,被誉为贵金属之王,纯净永恒稀有,永不褪色、磨而不损。

道着谢,神代川璃绪接过那张纸条。

恩?她去不二咲奈绪的办公室算不算出差呢?明明刚才还决定以后都不出差来着……

不过,借着本次的出差可以了解一下“神代川璃绪患了什么病”这件事吧?这样想着,感觉自己赚到了的神代川璃绪作为“白璃”的身份成功敷衍,不,结束了这一天的工作。

只是没想到她足足在不二咲奈绪包厢里待了一个多小时……对时间感觉越来越差了吗?侍者似乎也没敲门的样子。

经过几天的经历,神代川璃绪能够熟练地走出晨曦,望着迷蒙地夜,背靠这宣传图,深吸一口气,眼前依旧是人来人往,只是说起来,这几天都没见过老板and小姨and女友了。

恩,身居三个身份,每一个身份与神代川璃绪是息息相关——可惜,她仍然不知道那一天被改良版风油精送上天的老板and小姨and女友的名字。

姑且,叫做“老板”吧?其他两个身份,暂时接受不能。

“喵~”

神代川璃绪低着头,一黑一紫的异色瞳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竖瞳。只见它两条后腿支撑起身子,努力伸展着的前腿环着神代川璃绪的膝盖,毛茸茸的小脸蹭着大腿,尾巴不停摇晃,显得十分精神。

小黑猫?神代川璃绪瞥着那缺了一块的猫耳朵。

只是它怎么在这里?

神代川璃绪从家里照着地图走到晨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当然,一个小时的路程对于一只猫来说算不了什么,她记得国外的一项测试里,一只家猫可以在一晚上跑超过一百里的路程。

但神代川璃绪从未带着它过来,那一天,也是放在沙发上让它睡了一觉,之后就没怎么搭理过它。神代川璃绪想起那天雪绘看上去很喜欢猫的样子,她也提出过要把这只猫送给她养,只是被拒绝了,莫非雪绘那时候发现这只猫的本质了吗?

看起来是猫,实际上是狗,本质却是变态。

猫之类的不是不喜欢洗澡吗?堂堂一只猫,居然和一条狗一样粘人——企图想要和她一起睡觉,企图想要和她一起洗澡,企图……每一次都要拎出去!呵,如果这只猫是人类,神代川璃绪绝对会拨打妖妖灵。

“警察叔叔,这里的情况已经控制不住了!有一只猫企图和她交配,呸,上床。”好像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顾不上那么多,神代川璃绪青筋暴起,蹲下,一边捏着小黑猫的脸,毫不留情,一边捂着裙子——该死的小猫,居然越抱越上去了!

有几道身影在旁边路过,听到她们的对话,神代川璃绪将猫抱在怀里,用余光打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