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02章

作者:渣渣白


她能感受到松井晴奈正在摸着她的手,用有些粗糙的指腹点了点掉皮的地方,让她眉头一皱,。

“璃绪知道吗?人家等你好久……好久啊……璃绪还记得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吗?既然把人家放在心里,这些事一定记得吧?”

等等,这是要准备回忆杀了吗?

可是神代川璃绪现在没有今年八月之前的记忆,蒙混不了。在这种情况下,她老老实实地说她失忆了,绝对会死的更惨的——

“璃绪?怎么不说话?果然!是在骗人家!”

感受到怀里的松井晴奈的开始变得躁动,隐隐有挣脱怀抱的趋势。神代川璃绪心头一紧,却努力压抑着推开松井晴奈的心情。

“没有骗晴奈哦。”

“那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不是一辈子吗?”

“嗯哼!璃绪今天挺会说话嘛。不管,人家就要给你开刀确认一下。”

话音刚落,松井晴奈扒开两只胳膊,转过身来,倾下身子牢牢的抱着神代川璃绪。不知何时松井晴奈手上捏着针管,就在她的身后。

神代川璃绪知道,那只手正在往下挪,舒眠宁还在瓦面,她现在推开的话来得及,可是这样做是不行。她反而是用力的抱着松井晴奈,很紧,在松井晴奈的后背,她的两只手拉着,很紧。

彼此的呼吸,彼此的心跳,砰砰地。

松井晴奈呼吸的气息扑在神代川璃绪脸上,痒痒的。神代川璃绪低着头,把所有的思绪深深埋进那气息里——

“可是如果真的是心有问题有病的话……没办法的,晴奈没办法的。我啊,一遇见晴奈的话,就会犯病。”

松井晴奈咬着下唇,眼底的阴霾全然不见,大概是太甜了?她松开那捏着针管的手,哪怕针尖已经对准……她现在只想回应着少女的拥抱,“嗯哼,有治疗方法啦。”

深吻,过后。

神代川璃绪缩在松井晴奈怀里的时候,心里给自己的求生技能点了一个赞。这些话放在平时的话,她肯定是不会说出口,但比起生命来说,节操算得了什么?

“好想就缩在晴奈的怀里。神代川璃绪伸出手来,捏着松井晴奈的脸蛋,不像她的,松井晴奈的脸蛋没那么软,大概是咬肌发达吧?这让她想起之前,自个身上各处的痕迹。神代川璃绪往上一瞟,看到的还是松井晴奈咬着下唇的模样,“这是怎么了?这么闷闷不乐的?””

“……人家总感觉璃绪的吻技变厉害了?”

“那是晴奈的错。老是诱惑我,明明知道我还小。”

“好好,是人家的错啦。”松井晴奈笑着脸赶紧道歉,一只手覆盖神代川璃绪的胸口上,感受到心脏有力地跳动,咚咚地仿佛要与这只手问候一般。

回神过来的松井晴奈的脸色还是那么不好,她之前只注意到璃绪的心病,没有注意到外伤,当她看清少女身上的伤痕的时候——

很不开心。

璃绪身上,只该有她的痕迹。

“这些伤,很痛吧?那些家伙真是的。”

“没什么,涂点药就好了。多亏这些伤,才跟和晴奈见上一面。”

“人家才不要因为这种的见面。”

松井晴奈急忙捂着神代川璃绪的嘴,她恐慌地瞪大眼睛。因为这种在璃绪身上留下痕迹才能见面的机会,实在是不要想。那么完美的存在,怎么可以让那些污秽之人来染指?

处理好伤口之后,在圈圈刑事催了半个小时份上,松井晴奈不情愿地离开。

躺在神代川璃绪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口气再怎么努力也顺不下去。从客观来讲,她浑身铲了一层绷带,不知道的人或许以为她就是个瘫痪或者现代木乃伊。

从主观来讲,她只能算是逃脱这一劫,还不知道下一次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

“希望出去的时候,能逃到外地去。”

至于去哪里?哪里很难被找到?神代川璃绪琢磨着她想要去北海道那边吃螃蟹。

可是,听说北海道那边熊来着。

就在躺尸的时候,松井晴奈在这期间还专门过来几次,帮助解决生理问题。俗话说得好,人有三急嘛,毕竟她早上喝了一杯奶又喝了好几口水。

等到光灿替换成余晖。

小小的囚房里,又多了两人。

千落羽一进来就哈哈大笑不停,指着神代川璃绪的样子大声说着,“你这个样子真像死掉了一样。”

虽然其他两人没有理会她就是了。

“璃。”

跟着千落羽进来的吾妻绘画径直坐在床沿,凉悠悠的手覆盖着那缠了几圈的绷带上。这样的话,她这几天都碰不到神代川璃绪,一想到这样的情况,吾妻绘画有些失落。

“我这里倒是没事,你们那边有什么有趣的事吗?”神代川璃绪就是不想跟别人说晴奈的事,她知道就算说了估计也没几个人信。家世优良、长相优异的女人还有着一份很体面的工作。然而,谁能想到这样的女人松井晴奈的脑袋回路不太正常。

“有趣?这几天好像发生什么大事了。”

“哈?”

“听说有一个狱警死了,嗯,就是你进来的那天。”

“这么恐怖?对了,这几天只是我一个人新人吗?我进来的那天没有其他人?”

“当然啊,不然你以为?不过死掉狱警也只是听说。所以,你要快点给我好起来帮我看场子。”

“哈?”

“嗯……就是我的好几个手下生病了,作为老大,我要帮着她们一点。”

“我帮你照顾她们。”

“……那几个人好像就是揍你的人。”

“我帮你给她们联系卖棺材的。”

第305章

在硬邦邦的床板上长着霉菌。

这就是神代川璃绪这几天的真实写照。虽然晴奈每一天会过来帮着翻一次面,千落羽和吾妻绘画会帮着翻回来。每次翻身对于神代川璃绪来说就是一次折磨,前胸后背一接触到床面,痛就像从毛孔钻了进来在全身流走个不停,想要宣泄出来,唯有微微张开嘴,咿咿呀呀的叫着,可是这样弄得过路的人都会不好意思,是的,那些个家伙多半红着脸多路过几次。

她们最后离开的时候,总带着失望的神情。

“这些小女娃子怎么就那么污?”

神代川璃绪嘟囔一句,她记得这里会发什么抑制剂来控制发情期。还没想明白,她脸上出现不太高兴的神情,因为三天过去,意味着她又要去上课、劳务,也意味着会遭遇北方书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