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03章

作者:渣渣白


但是畏惧规矩的神代川璃绪迅速的起来,跟着那帮人报数,正巧遇上北方书乃,不知道为何对着她吼了几声,鞭子啪啪的摔在地上,让她更是难受,吓得心脏又要掉出来。

挨打有可能会得到休息的机会。

然而神代川璃绪喜欢偷懒,不喜欢挨打。

“活过来了……”

“上课。”

神代川璃绪旁边坐的是云瑜,球状的尾巴总想让神代川璃绪揉一揉可是一想到那是熊尾巴,她也就收收心思。认真的上课,上课在外面是煎熬,可放在这里面就像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不用去做辛苦的活,不怕被狱警揪出来揍一顿,又不用担心被人恶意报复。

或许就是这样的心理。

让神代川璃绪走的慢了一点,她想要多留教室一会,这样会让她以为她还是在外面,尽管不锈钢的金属光泽晃得眼睛疼,尽管做了好久屁股还是冷的。

“舍不得吗?明天还是会见面的的。”担任竹烟党修道院的染青雨收拾好课件从讲台上走下去,走向的正是走神中的神代川璃绪。是呀,在银白色的桌子、灰色的地面、凄惨的墙灰下,黑发的少女呆愣的模样尤为瞩目,带着雾气的眸子,像是怕生的幼女猫一般,“跟上哟,迟到的话,会有惩罚的。”

“嗯……”

神代川璃绪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她余光瞥过大部队的最后一个人的身影消失,她答应的了,可她的脚无法动起来,打从心里她一点也不想离开教室。

染青雨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她伸出手来摸摸,从上到下,手指穿过那顺滑的长发,像是劈开一匹上好的绸缎。这是她养着一只小野猫的时候,习惯的抚摸方式。

绷带缠着四肢从囚服袖口漏出来——

染青雨闪过一点深思,任谁都能看出这丫头惹了事或者是被欺负了。她不喜欢招惹是非,可对上那好看的眸子,她耐心劝告着面前少女,“害怕?害怕也得正面去呀,逃走的时候,后背就会被刺伤的。”

“老师还在教书的时候就有一个例子。那个学生一味逃走,只会变得遍体鳞伤,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是逃得不够远吧。”

声音很轻,可那种反驳怎么也算是一种抬杠。

染青雨笑着原谅少女的天真与冒失,戴着老花眼镜,看清少女,她活了很多年,忘了很多事,可是她还记得她教过的学生里面有好几个漂亮的,最得意、最喜欢、嘴心疼的恐怕就是教着一只幼女猫吧?那孩子可是一名有名的漫画家。

染青雨眯了眯眼,凑近了来瞧着,面前的少女似乎与得意门生有些相似。

“你的名字?”

“神……代川璃绪……”

染青雨觉得她本来不清醒的脑袋在刹那间变得清醒。神代川她很熟悉,那是东京郊外的一条河,就在她担任家教的那一段时间里经常路过神代川,然后这个名字不知为何成了一个人的姓。

“白璃是你的?”

“母亲。”

“你的母亲可是我的学生呀,现在你也是,不得不说这是巧合啊。太碰巧了。对了,和牧濑家关系怎样了?”染青雨扶了扶眼镜,她怕听到让人害怕的消息。牧濑心春也是她教的,但是她不喜欢这个孩子,后来成了很有名气的医生,最后一篇论文好像叫做脑与灵还是什么来着,她老了记性不好,只记得发表在XX之后,牧濑心春,不,神代川心春就不再公共场合露面。

“牧濑?”神代川璃绪小声地重复这一个词,顿了顿,想着既然是母亲的老师再加上染青雨帮照顾过自己,她开口就说,“和千夏的关系很好,但和牧濑老师的关系不好。”

“千寻也当老师啦?可是……千夏是谁……”染青雨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她实在是想不起来千夏是谁?牧濑心春的父母算是走的早地,心春算是带大了妹妹千寻。牧濑千夏这个名字,她是听说过还是没听说过。

忘了。

染青雨想着什么可怕的事,她的瞳孔猛然一缩,嘟囔着什么。不太明白这忽然地变故,神代川璃绪竖立耳朵听着,这位老师好像念叨是四季的变换。

“最近天凉了,多穿着衣服。”

“谢谢老师,老师也要注意才行。”

“她不给你,我……”

“哈?”

神代川璃绪站在原地呆头呆脑,她不太清楚染青雨为什么说出那句话。

“人老了,见谅。”

染青雨没解释太多,她抱紧了教材。当年和那孩子说话的场面似乎历历在目。那是一个秋天,那孩子还穿着一身薄薄的衣服,脸上也是有着淤青,睁大的眼睛直溜溜地转着,让她有了说不出来的喜欢之心。那瑟瑟发抖的身板总让染青雨眉头紧着,明明没有外伤,可是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

被……

染青雨知道那是什么。非我一族,其心必异,这是为了保护家园的时候。可团结到了一定程度,高高在上的一族变味,不再在乎其他的生死。

人有了猫的耳朵、耳朵,就不能叫做人。

既然不是人的话,又有什么权利可言?

第306章

小跑着跟上群。

不外乎被千落羽嘲讽找不到路,神代川璃绪难得离她,径直走在云瑜旁边吃着草。

阴天挺好的,高高在上的太阳也会遮去身影,强烈的阳光不再明媚,却多了一丝平易近人。这算是一个爽朗的天气吧?

如果浑身没有那么疼就更好。

神代川璃绪按摩着自己腰肢,这几天最疼的无外乎就是两只手和腰。晴奈虽然一天只能来一次,可是一次的机会又不止一次的猛烈,而且下午的时候又会来吧?这样想着,神代川璃绪一边啃草一边走神。

云瑜吃掉一根狗尾巴草之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圆滚滚的,没有变成长长的。她眉头一皱,觉得自己以前看到了假书,如果狗尾巴草不能长出狗尾巴草来,那就是编名字家伙取不出来名字随便凑合了事,绝对没有像她一样实践过。

熊?狗……猫?

云瑜蹲着,转过头来,望着努力啃野麦草的神代川璃绪,她鼻子嗅了嗅,疑惑的询问。

“你是猫吗?”

“是……”

“那你听说过熊猫吗?”

“听说过,明明战斗力炸天却靠卖萌为生。”

“你觉得自己很萌吗?”

哈?这算是是个什么问题,不过神代川璃绪咽下麦草的时候,点了点头,她可是一直觉得自己很萌。

“那……”

云瑜的话还没说出来,却被第三人强行打断。说话的人正是这里狱警的一员,听说职位较高而且还比较繁忙,北方书乃站在这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蹲着的两人。

“你们讲什么话?”

“呜……”

神代川璃绪想要说出来,却被麦草呛着一下,咳嗦几声之后她无畏那挡着视线的阴影,哆哆嗦嗦地护着自己的麦草。这可是她好不容易从一堆很苦又可能嚼不烂的草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