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2章

作者:渣渣白


懒得想那么多,神代川璃绪将小猫放在床上,毕竟也是养过猫的人,对付这样的事件还是蛮有经验的。

当然知道用棉签是最好的选择。

无菌医用的棉签。

一黑一紫的双瞳只盯着手上的面前棉签,一根纸棒两头就是棉球,检查一下棉签头,棉丝裹得十分严实,用手指轻轻一抽,也抽不出棉丝。

合格!

该夸奖日之本的制造技术吗?她记得她有时在天朝药店买到的棉签,蓝色文字写在塑料袋上,只是偶尔出现那种用少量的棉球连竹签都没裹好,棉花量多的棉签头则是稍微用一会,棉花头就东歪西倒。

下一步,是沾上油。

让棉签头沾上没有刺激的油,以不滴油为最好。只是夜深人静的现在哪里去找油?厨房的食用油?唔,好像还是雪绘买的,说起来,她很久都没去厨房看看了,明明刚刚重生的时候还嚷嚷着自己做饭来着。

没想到太忙了。

再说食用油就算有也不可能用吧?那么,去外面找找看吧?抱着这样的想法,神代川璃绪用手转着钥匙圈,十几把钥匙你追我赶、相互碰撞激起哗哗啦啦的刺耳尖锐,可能猫的听力相当良好的缘故,让那双猫耳朵齐齐一颤。

神代川璃绪刚想起身,离开床不到一厘米,那只小猫就又扑了上来示威,龇牙咧嘴,锋利的尖牙一显露,肉垫弹出指甲,竖起的猫瞳,更是怒气冲冲。

这是什么情况?神代川璃绪盯着那只小猫看了好久,叹了一口气。

既然是为了润滑——神代川璃绪自暴自弃地将棉签头塞进嘴里里,唾液因异物的刺激而分泌得同时也浸透棉签头。唾液,被人视作不雅之物,可在古代,唾液是“金津玉液”。这个称呼自然也不是白叫的,前提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学没有死透,那么应该知道人的唾液里含有钠、钾、钙等无机物,有机物则包含唾液淀粉酶、溶菌酶。

用唾液代替油来润滑,怎么都是蠢猫的锅!神代川璃绪根本不想这样,可收养了,照顾宠物不就是就是主人的义务吗?

抚摸着暴躁的蠢猫,让她趴着,然后轻触——五六秒。

蠢猫看起来很享受得样子,爪子抓住床单,用指甲划出一道道,露出里面被褥,看起来在努力的压抑着的喵叫。

猫是刺激型排卵,只要让她排卵之后,发情期就会结束,但是只能通过外力刺激,才会排卵。所以根据这个原理,产生了人工刺激的方式。

从窗缝可以看见远处太阳的升起,刺眼的阳光打在身上,总有一种想要睡觉的感觉,呵呵,她忘记了一点,物理刺激不是对所有猫都有效。

直白一点来说,神代川璃绪忙活了一个晚上。

所以,她最讨厌蠢猫了!

早上十点,床上的一只小黑猫蜷缩起身子,躺在枕头上,呼呼地大睡。神代川璃绪挂着一双黑眼圈,握着笔的右手发颤,尽管想要再集中一点注意力,想要将力气注入右手,可是,最终的结果是抖得更加厉害。

替一只蠢猫解决生理问题,就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了!说起来,手感不错……神代川璃绪伸开五指而后再一次握紧,猫虽然蠢,态度很强硬,但是出乎意料地软软的呢。

有点可爱?

只是余光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神代川璃绪脸一黑。

“都快十号了!”少女扯着头发,根本没怜惜她那头让多少人羡慕的头发,乌黑,又有丝质般地光润。

怎么办?下一次的比赛,作品在九月三号就要上交。一部短篇大概是32页,可惜,她现在就连一张都拿不出来。

神代川璃绪盯着桌上那张好不容易画出来的草稿,叹了气,左手将其揉成纸团丢进垃圾篓。

比起之前,画工是进步很大,但是远远赶不上她的前世,但是赶不上那位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参赛者!想起第一次和六月鳞见面,交谈的内容更让她焦急。

六月鳞尽管是个碧池,但是这位碧池可是担任副主编这一职务。

或许六月鳞想要潜规则,谈话里有些夸大年龄优势——

神代川璃绪的确看到得是一个十四岁的参赛者由副主编指导,一个十六岁的由主编指导。

面前的事实,还不够说明什么吗?

况且,比她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家伙可是获得二等奖!更关键的是,这个家伙在第一轮比赛里,获得每项不低于三分,画工方面则是四分,总成绩与一等奖那部仅仅差一分而已。

漫画的大赏,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差距很大,就像在奥运上获得金牌的选手是万人追捧,使其为国家英雄,一出场就在聚光灯下,一群记者疯狂采访。可是获得银牌的第二名,相对而言,关注点就少的多了,可能就零星几个记者采访。

第一名收获是一片花园,第二名是一捧鲜花,第三名则是几朵。

之后的,则是花瓣。

这个比喻有些不太恰当。那就拿一个近一点的领域,轻小说。日之本“这小说真厉害”的头名直接获得出版机会,如果不出意外,紧接之后得则是漫画改编、动画化之类的改编,而头名其后的光彩就没那么耀眼。

不可否认的是偶尔也会有逆袭。

只是,偶尔。

“十倍。”

咬着手指,神代川璃绪坐在椅子上,继续画了起来,至少在15号之前把脚本给画完吧?然后给六月鳞看看,再决定一些细节方面的事。

胳膊酸痛还是拿起画笔,她知道,十倍,漫画出道是轻小说出道难度的十倍。
PS:不用开学的人有吗?来,举起你们的手!
PS2:在下倒要看看有多少不举人士。

第035章 公关、漫画、关系

白天努力画画,晚上勤快上班。

这就是神代川璃绪这几天的生活,当然,有一半是假的——因为太注重于漫画,上班完全成了敷衍的事。

事实上,神代川璃绪满脑子都是漫画漫画漫画……有时候和客人说话,反应都要慢上一拍,偶尔还从嘴里蹦出几个名字、名次。面对这种情况,每位客人的反应就不太一样,手上缠着绷带,松井小姐选择地是安抚神代川璃绪,再想方设法的打听她口中的那个人的信息。

然而这是她漫画里的人物,怎么可能说的出口?神代川璃绪只能沉默着跪坐下去,一直保持着磕头的姿势,这就是隆重的土下座,稍微了解日之本文化的人大多知道“土下座”是日之本最隆重的道歉跪礼。

神代川璃绪做的并不熟练,姿势并不是标准,右手不住发抖——就连斟酒的时候也是如此。跪坐下去,她的角度不能看松井小姐的表情,行了土下座几分钟,松井小姐就原谅她,那就应该没问题吧?

听到了某一个外国人的名字,什么都不问,毒瀬小姐一直盯着神代川璃绪,两人对视,在包厢坐了三十分钟之后留下一句话,“我,极度生气。”

牧濑小姐闷头就喝,神代川璃绪根本劝不住。

至于不二小姐,这几天没来。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并且这几天,她婉拒了新客人的点名,让其他人替她去。只想早点回家睡觉、漫画、照顾几下蠢猫。神代川璃绪的目标是在这一次的比赛获得二等奖,并将一切的精力投入其中,意想不到的是着几天敷衍地工作却让她的业绩攀升到NO.1——客人们点的酒太多,提成自然也多了起来。

这和计划中的有些不同:

她的计划是努力画画,得到报酬,辞去工作,专注漫画——对于工作,只有“辞去”,没想过成为NO.1的事。

从此,与公关这一行划清界限,与那些客人,就这样结束。

只是,为什么会有几句话一直在耳边似的?

“不过,璃绪再不去工作,那些欲求不满的女人会发疯的哟~”

“到时候,奴家也拦不住她们了。”

“不过,奴家也很想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