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46章

作者:渣渣白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吗?”

“我没。”

神代川璃绪一边摆着手,一边迅速的否认。

牧濑千寻似乎察觉到在校门口这样似乎不是很有雅观,她能知道来往的视线是多么的刁钻古怪,拉着神代川璃绪去树荫下去,更准确的是没有叶片的树冠下面。她知道人真的很可怕,小时候,没有爹娘,要是她被人打了,哭个不停,那么有些人总会说没爹娘的孩子就是这样可怜,会被欺负。等她大了一点,学会了打架,后背全是淤青,她也能咬着牙齿不啃声不掉泪,可那些人又会说着她没了爹娘,心肠硬的很。

被逮到树下,神代川璃绪估计一下,离着校门口大概是有三四百米远,她已经做好被揍一顿的准备,大不了不还手就是了。

牧濑千寻挠着粉色的长发,挽起了袖子——

“啪”

打开了手机。

将手机的屏幕对着神代川璃绪,那些光好似照进了异色瞳里面。

神代川璃绪看着,有这很多张的图,有点像是某一个互动软件上的东西。

“怎么了?”

“你没长着眼睛吗?”

那是一组相片,记录着牧濑千夏的某一段的过往。

河川浅浅的,清澈到不可思议,坐下家那是一只手,看得出来那种白嫩又带点胖还有一些伤疤的就是牧濑千夏的。神代川璃绪一瞟,真是,可是注意到神代川璃绪的视线,牧濑千夏迅速的移开。

相片上面留着这样的一段话。

“跟着姐姐去放生,小动物们好像很有人性。千夏把它们丢进去,它们又迅速的返回来,反反复复的,眼角的痕迹可能不止是江水,还有泪。放了一下午的生,在它们恋恋不舍的目光之下,千夏回去了。如果放生的话,能让璃绪有好一点的话,就真是太好了。感谢神明大人。”

神代川璃绪愣着,没想到牧濑千夏那个小笨蛋居然那么在意她,神代川璃绪一直觉得班长只会在意吃的东西还有卖她的事。

神代川璃绪抬着头,却发现牧濑千寻和牧濑千夏都低着头,不同的是牧濑千夏靠在牧濑千寻的身后。察觉到少女的目光,牧濑千寻紧皱的眉头一放松,可能是因为她在神代川璃绪眼里看到了泪光。

“姐姐作为老师,今天给你的第一节课就是感恩。”

“话少说,像这样的小动物都有一份感恩的心,更何况像是人?像是各种的兽耳族?”

那天的暖阳透着心灵上去,或许图集上又多了一页的色彩没有多少却强烈对比的插图。神代川璃绪觉得眼角酸酸的,她看着她们的神情,她终于忍不住心里的那份触动,颤抖地说出:

“你把兔子丢进水里,它们不狗刨回来就会死的啊。”

“……”

神代川璃绪躺在床上不想动弹,这是桐白的家里。至于怎么回来的?自然是答应以后不再牧濑千夏的约定。而且偶尔还会和牧濑千夏一起玩。

不过,这本来就是朋友可以做的事啊。

“喂,你这个人渣,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刚刚六月编辑打过电话了。”

第351章

神代川璃绪抱着被子滚了滚,叹了一声,这个月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医院就进过两次,被绑到地下室一次,被绑到荒山野林的老旅馆一次。好不容易轻松一下,许久不见的编辑却找了上门,听到桐白阴森森地说有个作者被某个编辑催更然后被剁成渣渣的故事。

神代川璃绪这才要死不活的爬了起来,扯着被子。

“反正都是没过吧。”

神代川璃绪甚至都忘记画的什么,大概是一本竞技有关的。这个记性不好真不能怨她,她只是勾勒几下分镜,完成稿不超过十张。直白来说三十页里,除了那些,几乎都是桐白帮着画的,脱离了助手的范围。可惜是个没名没分的,这部漫画完成得再不好,挂上的名字叫做“三水查”。

这样一想,神代川璃绪觉得很对不起桐白的样子。

瞥见川梧桐白,她似乎刚洗了澡,牛奶的味道缠上了金发似的。

“那个……”

“不要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我,真是恶心死了。”

神代川璃绪耸了耸肩,桐白给她白眼已经见多她身边的人已经够多,根本不想和编辑扯上太多不该有的关系。她动了动脑子无论是再怎么想,竞技始终都是个冷门,像是象棋就有点偏中老年人的竞技运动难以青少年为读者的漫画领域上有所讨好。

既然如此的话。

神代川璃绪继续趴在床上:“我肯定没通过。她打我电话做什么?”

“咦……你居然……”

川梧桐白明显愣了一下,她以为这只人渣起码会意思一下。

在桐白看来,六月鳞算是不错的美人,浪骚艳贱,旁人见了不动心怕也是会动个手。

更何况这只天天想着啪啪啪的死人渣吶?

“可是,既然是编辑的话,不太好拒绝吧。”

川梧桐白皱着眉,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被老牌出版社的主编邀约,不去的话,肯定是说不出脸的。不过,说完这句,川梧桐白的脸色就不太好,神代川璃绪这么大人了,怎么可能不懂这个?加上前期的遭遇让桐白觉得这货又是在装什么样子,顺着她的话,名正言顺地跟着六月鳞在一块腻着,就算是她也不好插手。

“喂喂,你干嘛又突然咬我?”

……

“背打直!”

“知道了……”

话语软弱无力,神代川璃绪不过是因为对于川梧桐白有点愧疚,放弃躺在软绵绵的床上而坐在书桌面前坐的端正到挑不出多少瑕疵,嗅着的是牛奶的味道,格外的浓郁。神代川璃绪斜着眼睛看了看,桌边的摆着牛奶的空盒。

“看什么看!快点写!随便写点应付一下就完事了。”

“诺……给你……”

神代川璃绪咬了一下手指,把写好的文案递给了一旁守着的川梧桐白。

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一个金手指都没有,不是说好落魄画家主角凭着前世的记忆,重生之后会成为一代大师?一个竞争对手美少女,神代川璃绪瞥了川梧桐白一眼,人矮不算,一个竞争对手天才男,说真的,她还没和男孩子说几句话,就大叔同学和伊藤学习、还有前任主编,和她说话算是比较多,结果一个下落不明、一个死于他命、一个当众搞基。说好打脸然后抱得美人归?这一点也不科学。

2012年之前动漫几乎全军覆没,神代川璃绪甚至查了一下《喜XX与狼OO》系列在十年前火了一把,是的,罪魁祸首还是此身的亲妈。

有这么坑女儿的吗?一点汤汁都不留。

至于2012到2015之间的动漫作品,神代川璃绪也没什么把握,更别谈自个的原创。扑了几年,处处碰壁,再高的自信也被磨得差不多了,要不然她也不会从新人成人漫画家出道之后回到天朝,老老实实地当一名插画师——

最后一部游戏叫什么来着?

神代川璃绪觉得脑袋嗡嗡的作响。

怎么什么记忆都没有?掐指一算,她从八月初醒来不过是三个月多一点,怎么就一点印象都没有?

神代川璃绪动着脑子,在记忆里寻找失落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