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59章

作者:渣渣白


见此,神代川璃绪觉得算了,她还是靠在墙壁上,无比的清醒忽然有些奇怪,通宵之后,越来越有精神了。

等待总是那么的漫长。

漫长地让人开始多想,神代川璃绪掏出手机,看了看,进去了一个小时,是的,她知道的一个小时并不多,有时候半天也是有可能的。等等……是不是待在里面的时间越长就可能说明越危险?这个想法让她的脑袋一空。

这里是松井晴奈在的地方。

进去的是浅川雪绘。

没意外的话,家属都会待在外面——

手术室里发生什么都是正常的——

神代川璃绪抿了抿唇,她回忆着上来的时候的景象,有没有看到红头发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脑海里是躺在手术推车上的黑发少女的面容,微笑着。

不对,就算晴奈没有进来,可她是这里的院长,想要做手脚的话。神代川璃绪想起了上一辈子的传闻,车主撞飞了一个老头,老头没死却是终身的瘫痪,随时可能发病,一天花费可能好几千,一年下来那真是花钱如流水,然后,车主找到院长吃饭。第二天,老头子抢救无效死了。

好似没问题,又好似没问题,应该不会吧?应该不会那么的黑暗吧?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不知道里面的猫死没有,只是百分之五十的可能。

神代川璃绪咬着大拇指想着,她觉得不会吧?这几天都有好好地和松井晴奈说话而没有怎么找浅川雪绘来着。这几天都有好好挂着吊坠来着。

就在思考之间。

第363章

神代川璃绪就被按在一个怀抱之中。

喵?香水味的浓郁简直是要到了谋杀的级别,只要脑袋还没有坏掉就知道那是多日不见的神代川更衣。

“放开啦……”

神代川更衣享受一下怀里的人儿呼吸的频繁,就像是小时候晚上吵着非要抱着睡的依赖,可惜的是,这里多了几下本不该有的挣扎。想要说的话真的很多,想要从不见的那一天说起说到今天,多到说三天三夜都回会说不完,可三天的话语浓缩成一句:“麻麻很担心你啊。”

紧接的是松开,新鲜的空气涌入了鼻腔,像是草莓的香水似乎还没有完全离开。

神代川璃绪一愣。她抬着头,踩着高跟鞋的神代川更衣比她高一些,这一抬头,就将那张面庞的表情收入眼中,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神代川璃绪在那碧绿的双眸里找不到半点的杂质,关怀的神色比春季飘零的樱花还要温柔还要凄美。

她颤了一声。脑袋的回忆一下下的涌现,好像不管她做了什么,神代川更衣似乎都没怎么生气。

“对不起。”

神代川更衣显然一抖,没有再说什么,她抚摸着顺滑的发丝,看到发梢的几根里,找到了几处的分叉,很累吧?“麻麻去找雪绘的麻麻商量一下吧。”

“那……就拜托了……”

神代川璃绪缩了缩脑袋,她看着两个人友好的交谈,浅川雪璃时不时地望向了她的样子,说不清的眼神。很想走开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手术室上头的红色,让她的双腿就像是生了根一样扎在这里,还没知道雪绘的消息。

懊悔交织着。

却见到另一位面生却被记在心头的少女走了过来,学着她的模样,靠在墙上。

神代川璃绪看到是川梧桐白的担忧的样子,她也很想离开,可是不能。

见此,千岛五十凌多打量了一下黑发少女的样子,就外表来说,真的是惊艳,像是把东半球和西半球的漂亮结合成了一起,旁人觉得显得憔悴的黑眼圈,在少女的面庞里那一圈淡黑色叫做楚楚可怜,那忽闪忽闪的眸子比星辰还要吸引人。

当然,千岛五十凌也只觉得面前的少女的优点就只有漂亮罢了、不过是天生的一副好皮囊。

仅此而已。

千岛五十凌低头想着,在认识叫做神代川璃绪的少女之前,浅川雪绘是多么的优秀,聪明、冷静、果断、孤傲,但自打遇上了神代川璃绪,浅川雪绘的智力就随着恋爱的发展迅速下降,因为荷尔蒙的冲动,抵制了理智,偶尔做出的事就像是白痴一样,得罪了不少值得好好交往的人。

本来嘛。

得罪,没有好处,交好,没有害处。

为了一时的冲动付出的代价,不成正比。

结论便是——

“放开雪绘吧。”

“你配不上她的。”

声音很轻,落在耳边,却是清楚的不得了。

像是野兽的爪牙把心前的防线撕开,把整个心脏掏出来踩得稀巴烂。

神代川璃绪笑了笑,好像是这么回事,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她的确配不上,这是实话。

“可是,她不喜欢你。”

“你这个……”

神代川璃绪看着千岛五十凌,看着她憋火的样子硬是说不出话来,任由再多的愤怒,总不能在长辈面前失了礼数吧?神代川璃绪忽然觉得那些她讨厌的所谓的礼节有些可爱起来。

不过,就算如此,哪有如何?有什么用?

手术室的红灯依旧亮着。

关于产子,神代川璃绪听说过不少的传言,比如啊,日之本的女人产子的时候是不会喊疼的,可能是嘴里咬着毛巾一样的东西,也有可能是天生的忍耐。忍耐强又不是代表不疼。

到了如今,依旧没听到产房传来的声音。

神代川璃绪想着,她被扎了两刀还觉得疼,更何况是被称作世上最疼的事。说实话,她是有那么一点一点,想要进产房陪着。可是好像没什么用?是啊,几乎是没人喜欢在喜欢的人面前露出撕心裂肺的憔悴,因为很丑的。

再多的怜惜,也不能改变一个客观的事实,那就是和平常的样子打不着关系,颜值也好像随着脸上肌肉的痉挛而下降。

如果因为疼的话,就让她喊着吧。不必在乎什么眼光。

她什么都没有。

或许只有在这里的时候,祈祷一下。

就在此时“哗哗……”的声音,这是打开门的声音还伴随着手术推车的声音吧?

神代川璃绪伸长了脖子,她看到的是一个背景五点五分的小护士抱着一坨东西,她还看到了松井晴奈走了出来,莫名地心头一紧,可是手术推车去了哪里?怎么没看到?如果不是那么多人的话,有点想冒着被轰出去的可能跑到里面好好的看一眼。

“那个……”

“医生,孩子们怎么样?”

说话的人是浅川雪璃,或许在这里来说,她是最有资格询问浅川雪绘的人,没有之一。先不说血缘,从法律的关系来说,她们就是一家人,其余人都是外人罢了。此时,她可没那么多的功夫来维护自己的仪表直接冲到了松井晴奈的面前,她关心的是雪绘和雪绘的孩子。至于为什么说是孩子们……这都不重要了。

浅川雪璃微微一笑,她余光看到了某个家伙蹑手蹑脚地蹭了过来。

见这些人的神情,松井晴奈扯下蓝色的口罩,她咬着下唇,那褐色的眸子越过了浅川雪璃看着靠过来的少女。

松井晴奈咬着下唇,眸子看着拖得发亮的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