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60章

作者:渣渣白


没人接着包围起来,她们想要听后果来着。

安静地走廊,回荡着:

“尽力了……”

无形的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浅川雪璃的身形一颤,神代川璃绪险些跪了下去,还好旁边守着她的是神代川更衣,最后关头拉了少女一把。各种心情都有,各种想说的话都有,在医学发达的今天里,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们尽力了,小崽子只会喵,不会嗷。”

第364章

跟着抱着崽子护士一起走的是神代川更衣。好像是准备去新生儿监护室那边。

神代川璃绪余光看过去,可惜裹着,看不清崽子的真面目,倒是听到了微弱的喵叫声。

她没跟过去——

因为有更重要的在这里。

哗哗地手术推车,这次是真的。

神代川璃绪跑过去,拉着浅川雪绘的手,她看到是咬破了唇,还有苍白的脸。

那只手很顺应地回握,虽然很轻。

神代川璃绪支支吾吾地了半天:“那个……那个……”

见此,浅川雪绘无奈地摇了摇头,“没睡好吗?”

“嗯……”

只是忽然握着自己的手似乎没有力气,吓得神代川璃绪一抖,询问得知可能是劳累过度这才放下了心来,跟着推车一起跑到病房。

得到的答案是调养中,今天最好是不要陪着一起。

来到外面——

神代川璃绪啪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再一看旁人里,不知何时千岛五十凌没见了身影,浅川雪璃也是找不到了。见此,神代川璃绪膝盖一软,卸下了所有的力道,靠在川梧桐白的身上,对此,川梧桐白叉着腰,视线一会落在天花板又瞥见人渣的脸色,她软了心来没有直接推开,努力让自己站直,说着:“你要不睡一会?”

“不用。”

“哦,死了我可不会帮着收尸。”

“桐白,我是不是很没用?”

“……没有吧?五十凌说的不要当真了,可能那个……”

“嗯,我知道了。”

“要不要去看一下崽子?可能大家都在那边看着。”

“……我……好吧…就看一眼咯。”

由着川梧桐白拉着手,神代川璃绪来到新生儿的监护室外面,那是一大块的玻璃块,叫做什么不重要。她看了几个人似乎也在商量着什么,显然,她是没法参入进去,神代川璃绪趴在玻璃上,似乎这样可以让她和里面的小崽子更近一点。

那么——

是哪只?

监护室是不可能单独一间放一只,排成排,躺在不知名的仪器里面。

可能有点多,第一排没有,第二排……

“桐白为什么有人会给宝宝取名叫做‘迷之年糕’?”

“可能长得像年糕吧?”

神代川璃绪闻言点了点,那个孩子看起来又白又胖的,的确像是年糕。

“那叫做‘扭曲の莫比乌斯’?”

“可能是屁股比较翘?”

“屁股翘好像和莫比乌斯没什么关系啊。我的在哪里?”

眼神瞟了瞟去,神代川璃绪这才相信自家的孩子是那只看起来奇怪并被标上了“猫不崽”的猫娘崽子,两只耳朵,一条尾巴,哎呀,我去,一边笑一边哭。看着猫崽子,神代川璃绪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不是规模的问题,而是这里没毛啊!

“桐白桐白,快看快看她有胸毛!我没有啊,雪绘也没有,是不是被掉包了……好气啊!等等,是不是五十凌有胸毛?啊啊我想要扒开五十凌的衣服看看!混蛋啊!”被神代川璃绪点名的川梧桐白看着神代川璃绪一边摸着胸口一边嚷着胸毛不胸毛的问题,川梧桐白选择了捂着脸离这只神经喵远一点,可是后来看着浅川雪璃都看了过来,更多人看过来,川梧桐白这才用看着智障的眼神告诉神代川璃绪这是咬着尾巴,不是胸毛。

“还有你只智障猫居然怀疑雪绘!”

“疼……疼……别咬啦。我错了错了。但是为什么不穿什么衣服,就穿着一个裤衩,等等好想裤衩都没穿,啊啊,被看光光了啊!怎么办?我女儿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了!”

“那你娶了呗。智障。”

“桐白好凶QAQ”

哭唧唧了一阵,神代川璃绪这才正常了一会,她感觉有人看着她,于是转过头去,看到的正是千岛五十凌,不过不再是以往像是那种拿着刀砍死自己的眼神,而是看着智障的样子。

《惊呆了!学生当着情敌的面,居然对着玻璃做出这种事。》

“呵呵。”千岛五十凌按住玻璃,眼前的人所作所为或许是在试探她?要是此时沉不住气,跑去打架或者挖苦一番的话,传出去了,一定会在浅川雪绘眼里下降几分好感。而神代川璃绪却可以叫做初为人夫的朴素的欣悦之情。脑袋一阵比较,千岛五十凌也算明白了,神代川璃绪厉害的不是脸,而是步步为营的心机。

联系神代川璃绪去年的所作所为,像是当着她的面和雪绘啪啪啪什么的,如果当时她跳出来的时候,想必会落到偷窥不好的骂名,再联系半个月前,她一来,神代川璃绪就从房间出来,她还嬉皮笑脸地凑了上去,这种种的巧合让她不得不多想起来,三是这几天不来雪绘这里,来也好,不来的话,想必会被雪绘记一辈子——

千岛五十凌得出的结论:果真,神代川璃绪就是个心机婊!

小小年纪心思那么多。

而且还会在人前装疯卖傻,表示愚蠢的一面。

……这人真是可怕的很。

但是,千岛五十凌相信她对浅川雪绘的爱绝不是这等心机婊能对付得了的。战火再一次点燃,战意沸腾着鲜血灌入了砰砰地心脏,千岛五十凌抬着头,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下一只崽,一定是我的了。”

见此,神代川璃绪一愣,她不太明白为啥千岛五十凌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维护某一个人好像被刻入了基因,“不会让雪绘生了。那个非要生了话,下一次可能是我来了吧?”

“无耻之徒!可怕的家伙!”

神代川璃绪看着千岛五十凌向浅川雪璃道别之后远去。

神代川璃绪拉了拉川梧桐白的衣服,用迷茫的眼神看着川梧桐白,她想说自己生孩子哪里无耻了?还是说和北海道这边的风俗不同:“五十凌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啊!”

“来,小宝宝,我们这里有些事想要和你说一下。”

神代川璃绪一愣,她注意到神代川更衣说的是“说一下”,而不是“商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