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65章

作者:渣渣白


不论是在谁的家里都没有闻到过……

那么……

“艾礼你又在这里修仙?”

浑厚的男声在耳边炸起。

迷糊的脑袋一下子开始转了起来,坐了起来,浑身好像散架一样,还没说什么。肩膀被人重重打了一下,啪地巨响,不知轻重的力道让他皱起眉头,不悦,他转过来看着那张国字脸,笑嘻嘻的,有些眼熟,不过一下子他居然说不出来名字,“你是……”

“你打游戏打晕了吗?”

游戏?

看着那个人指着电脑屏幕。

艾礼错愣一下,他转过头来看着亮着的屏幕,那是一张图——

刷得脸一下变得通白。

“不就是停止发售了吗?常事常事,看开点。”

拍着他肩膀的人,拉着旁边的椅子,把包挂在椅子背上就径直坐下,熟练地开着电脑,不忘着说着:“辣鸡还不快起来坐好,待会老板来了,小心工资没了。你不是还要攒着钱去一趟日本吗?”

“请问……你是……”

“今天你傻了吧唧的。还是把你那个游戏的BUG修复一下,说不定还能发售。”

没有得到多少实质的信息。

但是坐在地板上,不太好受。

艾礼站了起来,学着那个人坐下,有模有样的。这样的话,他的视线刚好落在屏幕上,那是一张图,放在游戏的来说,这就叫做CG。CG,很多游戏都会有,可是……让他惊讶地是CG里那些人物有点眼熟——就像是某些人的二次元化。

伸出手来触碰,点在某个人的脸上。

可是……

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好奇怪?

艾礼看着自己的手,很白,但是依旧能认出这是男人的手掌,粗糙的关节,指节上的汗毛长又黑。

是他穿越回去了吗?还是就像旁边的看起来像是同事的人说的那样——

他打游戏打糊涂了。

是的,穿越就像是个无稽之谈,是真的糊涂了。

艾礼一点点地回忆起来,自打在日本闯荡失败之后,他就听从了家人的意见回到天朝在一家小公司担任原画,可能是人手太少了,所以有时候他也会客串一下脚本还有各种不属于原画的责任的事物。

这样就解释的清楚了吧?

工作劳累,遇上困境,在多重压力下,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那么现在是看能不能好好修复然后发售吧?艾礼翻看了一下工作的文档,不禁心神一颤——

他转过头来,看着同事,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就叫做张仁将?

“那个……你觉得BUG多到不可思议?”

“是啊!人物的选项和心理描述不符合就算了,没设置出来的路线一下子就蹦了出来。攻略有问题,CG也匹配不了,像是小路的记忆也有BUG,像是第一次……”

张仁将说了一大堆,看着艾礼的样子,叹了一声:“这已经是第三还是第四次失败了,可惜前传都做好了。你别在意嘛,虽然是采用了你的经历作为背景,不用做出要死不活的样子。大不了,工资没了福利吹了露宿街头而已。”

张仁将越说越消极,艾礼没管,他知道张仁将前几天因为原画的问题被狠狠的批了一顿。

艾礼按动鼠标,滚动着中轮,一遍又一遍的翻查里面的故事,结局很多,分了HE和BE,那么作为TE的线路该怎么打出来?

他揉着太阳穴,闭上眼睛,小声着,询问着自己:“真的是梦吗?”

没有人能回答。

不过,以常识来看,是梦吧。

画了一个上午,终于熬了过去。

艾礼走出公司,伸展的身子,运动服穿着很舒服,但是坐久了,谁也受不了。看着熟悉的两条街还有车喇叭作响,能听到的是熟悉的方言,天朝文的。

“呵呵。”艾礼伸出手来摊开又握住,再一次的松开,什么都没有,嘛,果然是梦嘛。他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妹子喜欢?其实说实话,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也算不错的想法了。艾礼看了看外面的烤肉店,似乎五花肉的味道就在鼻子的跟前,勾起了馋虫:“想去吃肉了。”

自豪地对着服务员说:“一个人。”

不顾引来的奇异的眼神。

艾礼一个人坐在店里角落,四个人的座位上只有一个人,看起来是有点空荡荡的,不过这说明了没人跟着他抢肉了。等着预热上温,好吧,其实是点的肉之类的没有端上来。

他偏头一看,倒是服务员抓了一只熊玩偶放在他的对面的空位上。

本来不觉得尴尬现在却让他觉得尴尬。

想着是服务员的好心,艾礼也不说什么的,只是觉得熊玩偶脏脏的。

夹着一块肥瘦相间的肉放在锅上,听着滋滋的声音,看着油水冒出来,打了一个饱嗝似的。

每次只夹一片……

吃到最后,就他和旁边的一桌了。

艾礼收拾了一下,去收银台买单,打开钱包一看有些尴尬,钱不够,这些钱都是日元。

正当他奇怪的时候,旁边的一桌也来结账了,是染着亚麻色的女人跟着黑发的女人,艾礼认识,她们是楼上办公室的。收银台忽然变得繁忙起来,得到的下场就是和着工作人员一起到银行去还钱。

“请输入您的密码。”

“哈?”

艾礼一愣,什么规定?不对,取钱的话,是要密码吧?他颤了颤,说出了密码,不过他很快发现那是游戏里面主角的,正准备道歉的时候,听到了一声:“谢谢。”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鬼?

话是这么一说,他还是客客气气地把钱递给了守在旁边的工作人员,一张大叔脸,据说还没成年。

“哗啦哗……”

世界好似破碎了一般。

高大的建筑物七零八落,马路上的汽车成了尘土,消散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