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68章

作者:渣渣白


错了,是被包养的成功人士。

神代川璃绪面带惆怅地抱着被子,撑着下巴,视线朝着外面看去。

似乎是一个盛大的晚宴。

想必经过这晚之后,她就会被标上属于天丛云的印记了吧?

那么,就从今以后都住在这里吗?

神代川璃绪揉了揉太阳穴,这里可是还有绯人的存在。她拿什么脸去找小路绯人。

一个屋檐下,再大也会遇到。

神代川璃绪摸着出了房间,走到空荡荡的走廊上面。

不,也不能说是空荡荡的。

有泛着光的金属盔甲也有制造精美的瓷器,就连她这个外行人都看出工艺不凡。

“那么,我走到哪里了?”

神代川璃绪环顾四周,发现除了她能确定身后是来的路,可其他就不太清楚,怎么都一模一样?好气哦,这都是什么鬼设计。居然是个岔路口。

找不到绯人,看来就是上天的注定。

神代川璃绪这样想着,准备去外面透透风,至于,出口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找到风和不属于这个建筑物的味道就行了。

是铁锈味道哟……

月色正好。

辉映着银白色的长发。

“那什么……绯人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啊。”

第372章

小路绯人闻言,微微一笑。

把耳边的头发撩到耳朵后面。

神代川璃绪愣了愣——

因为一个拳头砸在了她的柔软的肚皮上。像是打破了那一层层脂肪和肌肉层,巨大的力量在肚子里爆炸,以此为中心阵阵激荡,五脏六腑的动乱不像是一个比喻,更像是一个事实。

呼吸的权利都被剥夺。

全身的力气一下子丧失。

“这是老娘送给你的贺礼。”

神代川璃绪半跪地上,流着口腔分泌出来的液体,咳嗦几下,方才有所缓解。

她拉着小路绯人的脚腕,想要小路绯人停下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不论从客观上还是主观上,神代川璃绪在这件事上从来没有有过主动,当然,这也包括了主动拒绝在内的选项。

“听我说……”

“滚!”

小路绯人一脚踢开,抓着婚纱的手稍微用力了一些。

见此,神代川璃绪只好捂着肚子跟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这种垃圾的速度居然能跟上去,离小路绯人的距离保持着不远不近,几乎是普通说话能听到的范围之内。

“滚远一点。”

神代川璃绪摸着鼻子,苦笑一下继续跟着,前方少女的马尾扎起来垂到腰间,像是摆动的银穗子,落于只有月光的花园。后颈的肌肤也白嫩地忍不住扑上去咬一口。

“那个……我想我们有一个误会,这是不二小姐和麻麻的决定。”

“给老娘滚。”

语气还是那么的蛮横。

只是小路绯人选择了停下,手指往着婚纱上一搅,蕾丝稍微嘞着皮肉,一点点的疼痛伴随着微风让脑袋冷静:“还疼吗?”

还没等神代川璃绪反应过来,小路绯人径直地走过去,撩开衣服,看了看小腹上有比拳头大的淤青,看着心疼,可是还是很生气,捏成拳头又轻轻地打了两下。

她望着在东京里难得的天空。

“哼,你这死猫这次在这里怎么不逃了?”

这里?神代川璃绪觉得小路绯人指得是这个家,后来发现有不对劲,左瞅瞅右瞅瞅地,景色是差不多,可能唯一的不同就是在几颗的枯树后面找了倒了一大半的废墟。那么,这片废墟又怎么了?为什么见到就要跑?

嘴里说着的是——

“放心不下你。”

“你根本忘不了她!”

神代川璃绪一愣,诚然有一个身影猛然跳进了脑海,她使劲摇了摇想要否定仿佛刻入脑海的答案,“忘了。”

“老娘有说过她是谁吗?”

好像很有道理,不过神代川璃绪咧嘴一笑,抱着小路绯人滚在枯黄的草地上,一只手细心地打理引发少女额前的发丝,叹了一声,“是谁嘛?不是绯人嘛?”

“你……”

小路绯人抓着草地,没来及的修剪的指甲深入了地下,与不太干净的土壤来一个密切的接触。尽管很有可能是谎言,但就是那么喜欢这种蜜糖。她偏头过去,避开故意朝着她吹来的热气,绯色的眸子一暗,她知道那只死猫肯定不会知道,那就是约是几百米、一千米开外,有一个盛大的宴会。

那是为了订婚,那是为了联姻。

而主角之一的一人就在面前。

“等等,绯人,我的腰我的腰啊!”

“废你个大头话,快点!待会那个女人…”小路绯人停顿着,因为好像似乎不太好的原因,接下来几下说着:“老娘的继母来找你了。”

秋露抹上了银色,悄然地挂在枯黄的草尖。

柔弱的身躯却难以支撑水珠的爱意,腰身越来越弯下,与大地持平。

小小的果实得到滋润,与枯草相反,变得结实。

乌鸦横飞。

拥抱住碗大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