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7章

作者:渣渣白


浅川雪绘拉着神代川璃绪,十指紧扣,逛了良久,两人只是买了一份炒面,神代川璃绪作为一个成年人,早已诫了馋嘴的毛病,再加上口罩戴着,看着那些章鱼丸什么的,也无从下口,她可不能保证一口气吃掉一个丸子还不带喘气的,她属于不能吃。浅川雪绘比她还过,如果不是那少女的外表,神代川璃绪真以为她牵着一个养身子的老太太,这和桐白所述的喜好差异太大了,不喝冷饮,不吃甜食。

真的是青春期的少女吗?

嗯?神代川璃绪注意打浅川雪绘的眼神似乎停留过某一处,红布上,整齐摆放着木梳,约有三十几把,选用黄杨木制作,浮世绘彩绘版画、梅花、樱花、富士山,实用与欣赏性为一体。好不容易碰上她喜欢的,神代川璃绪是打算给浅川雪绘回礼,送木梳,在天朝古时候有私订终身的意思,梳子代表一辈子都要纠缠到老,也有结发的意思。可是这里是日之本,日之本人送礼忌讳送梳子,因为“梳”和“苦”同音。

“雪绘,你在这里等等……”

神代川璃绪撒开浅川雪绘的手,走回头路,目光快速在这些摊子上短暂停留,既然雪绘喜欢木梳这样的东西,那么这个也会喜欢吧?

熟练地从人与人的间隙穿过去,跑了大概几分钟的样子,神代川璃绪停住,看着那些簪子。早就该想到了,神代川璃绪扯了下头发,浅川雪绘制作的食物都是和风,原料新鲜,主张本味,莓大福也是典型和风式点心。

和木梳一样,实用与欣赏于一体,木簪具有固定发髻和美观的作用。

只是看着着花样繁多的簪子,每支簪子样式不同,簪花之间的差异,花的种类不一样,花开放的时期也不一样,选择的角度也不相同,精致的雕刻就让易凋零的花永远停留在某一特定的时间,神代川璃绪一阵头大,浅川雪绘喜欢什么样的花?

川梧桐白说过好像是樱花草来着?

希腊的故事里有个无法言语的水泽女神爱上了英俊的青年,但是青年的身边围绕着一群爱慕者。无法说话的水泽女神无法表达爱意,只能悲伤的在远处看着他离去。日复一日,水泽女神的生命渐渐消逝,虽然失去生命,但她的爱却继续深情地守候着这个青年。于是,在她死去的地方,长出了一朵朵可爱的小花……

樱花草,水泽女神悲恋的化身。

第041章 关于某些事不得不说

嘛,故事有些悲伤,但是那是希腊的故事。

虽然,神代川璃绪不认为喜欢樱花草的浅川雪绘不了解这个故事。哪怕是悲剧的花朵,只要雪绘喜欢不就好了吗?

而且送礼物不就是要送对方可能会喜欢的东西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实际上是有选择困难症的神代川璃绪拿起那只雕刻樱花草的簪子,精湛的匠人技巧,脱去木的沉闷,花香剪影,粉起墨伏,簪头垂花荟……啪地一声,摊主将其收入盒子。

——只是出了意外,没想到一支簪子那么贵。

将礼袋提到手里,朝着浅川雪绘那边走去,神代川璃绪是相当肉痛,大几万日元就这样没了!

“雪……”

刚喊出一个字,神代川璃绪一阵哆嗦,那红的耀眼的卷发,在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了,神代川璃绪咋了一下舌头,将后面的字吞了回去,现在是该悄悄地走到她们旁边,还是该悄悄地一走了之?神代川璃绪扯着头发,无奈地看见浅川雪绘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名为“白璃”的公关身份的客人——

松井晴奈!

神代川璃绪还记得之前松井小姐是打算邀请她一起在今晚逛夏日祭奠来着,那也就是说今天的松井小姐是一个人来得夏日祭奠吗?

不良少女的前女友和公关少女的客人就在前面碰面了!

该怎么办?

就这样走过去会被发现的吧?

提着两个袋子,神代川璃绪有些六神无主。像这样子的情况,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当了那么多年的死宅,有几个喜欢的妹子?解开身份的话一定会很难堪,喜欢的人居然去干公关这个职业,要知道公关左右为难之际,前面的两人似乎说完话,准备告别,张扬的酒红一点点没入人群,神代川璃绪这才叹了一口气,朝着浅川雪绘走过去。

好想知道她们聊了些什么!

“雪绘,刚才哪个人是谁?你们聊了些什么?”

微微弯腰的浅川雪绘,刘海稍遮掩着深邃的双目,尖如笋的食指伸出,在一把木梳上画着小圈圈,圈的正中心,绘着盛开中的蔷薇花,红得鲜艳无比,正如多愁善感的人赋予它的语言一般。名为“花语”的文化,是根据花卉的特点、习性和传说典故,赋予的各种不同的人性化象征意义。在含蓄传统文化里,显得有些重要,那些红色蔷薇花诉说的是,“我疯狂地爱上你。”

买下这把木梳,轻轻撩开挡在面前的发丝,浅川雪绘侧过头来,少女那幅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在乎的神情尽在视线之内,她一如既往地挂着笑容,举起木梳轻轻梳理着少女被风吹乱的头发,还是那么顺滑,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喜欢。

不问为什么突然丢下了她,也不问她去了何处,浅川雪绘轻轻回答少女的问题。

“抱歉,璃绪,那位只是路人而已,我没有她的电话号码……”

“因为心上人送了她礼物,她也想给喜欢的人挑一个礼物。”

“……只是挑来挑去也选不到什么,所以来找我这样的高中生问问看,最近流行什么。”

浅川雪绘想着松井晴奈刚刚的模样,一直转动着无名指的戒指,还是那头红色的卷发,相当漂亮的脸蛋露出了困惑的神情,这样看来的话,总和那位有些关联,可能是松井小姐那位心上人送给她的礼物,她记得松井小姐将戒指取下来过,好像是在炫耀一般,很难得看见那么成熟的松井小姐脸上会露出那样子的表情,戒指内圈,泛着金属的光泽,金色的线条上刻着几个罗马音,用的中文汉字的写法,读出来的意思好像是“白色的”。

神代川璃绪按了按太阳穴,她只是试着问问,想要尽可能避免两个身份的曝光,之后面对松井晴奈也好做出反应。

可是雪绘的回答里,为什么会有一句“我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

“那么,璃绪今天就要回去了吗?”

雪绘脸上的微笑,看起来是由衷地提出了建议,只是那双手揪着衣襟,分明暴露了双手的主人言不由心。

并没有说回去!现在才过去了多久,尽管神代川璃绪前世在日之本待过几年,但从未好好逛过夏日祭奠。神代川璃绪按了按太阳穴,浅川雪绘莫名其妙的回答,又是莫名其妙的提问。对于这类的异常行为,她的脑子怎么想也只有一个答案,简单来说:原主以前就像她之前那样,看见漂亮妹子和雪绘谈话,然后想和妹子深化一下友谊,想要问电话号码,如果雪绘不给,那么神代川璃绪就直接走人。

“不是还有烟火没看吗?”

烟火可是夏日祭奠的重头戏,嗯,这个观点完全是神代川璃绪从各类动漫里番得到的!哪一部动画播了夏日祭奠却没有放烟火的片段才是奇怪的事。

一般夏日祭的时候会放烟花,在日之本,又将烟花称为火花,几乎没有日之本人讨厌烟花,天朝经常放,并不感到稀奇。但在日之本,看到烟花往往会感叹它的美丽,哪怕仅仅是在海边,举起小火花围着水桶也会发出类似的赞美。烟花,如樱花,短暂而美丽,每一朵绽放的烟花由无数小小的火星组成,就像是一朵樱花并不出众,但若是一树樱花,那便是一处风景。

“看烟花?”冷清的声音里带着少许不可思议地又像是惊喜的语气,浅川雪绘看着面前的少女,似乎并不是很勉强的样子,捏紧衣襟的手松开,而后紧紧握住少女那宛如白藕的手腕。

“那今天,我们去那里吧?说起来,很久没去过……”

PS:又有人提出本书虐心这件事了,哪里虐了嘛!=。=治愈系

PS2:CP界有一种发糖叫做同镜发糖,出现在一个镜头,都能被脑补成发糖,然而在下写的互动,为啥你们一个个说虐啊(躺)顶多算是糖里掺了毒。

PS3:在下会发糖的,甜的,浅川雪绘X神代川璃绪,怎么样?如果不想看就算了(躺)

第042章 然而,在下并不懂什么叫糖

不到千米余的高度,仿佛隔离出了两个世界。

没有熙来攘往的人群,只剩下蝉鸣的宁静。

没有五颜六色的灯光,只剩下星月的普照。

绿油油的树丛边有清澈的塘水,涤净着尘俗的哀怨,倒影着一片天地,明月圆圆,星罗棋布,飞彩流云,让这片喧闹的世界归于宁静。

站在山顶,神代川璃绪望着下方的街道灯火辉煌,无边无际,在视线的最外,与天上的银河相接,凉爽的山风吹乱了头发。

“璃绪,在这里取下口罩是没问题的。”

一只手抬起,长袖褪到关节处,浅川雪绘缓缓地从神代川璃绪的耳后捏起那根固定的绳子,然后一下子揭开,显露出那一张迷恋着的脸蛋,有些苍白的皮肤,鼻梁高挺,象征无情的薄薄双唇,轻轻撩开遮挡的几缕黑发,极为少见的异色瞳,黑如墨玉,沉重不失光彩,紫如……

“对了,雪绘,这个给你。”

诚如雪绘所言,小小的呼吸间,清新洁净的空气灌进肺里,仿佛洗去五脏六腑的杂质,一切变得通透,或许是心理作用,就连视线也更加清晰。但是既然买了,那么现在还是回礼吧?神代川璃绪将左手的礼袋递给面前开始走神的浅川雪绘。

“给我的?”浅川雪绘接了过去,双目流转着星光,只是不免有些疑惑,片刻之后,这份疑惑就变为惊喜,她记得这个礼袋在少女回来的时候才提在手里?换句话说,这个礼物是专门买来送给她的,专门给她的!尽管走上来并不是很费劲,经过刚才的休息早已恢复的差不多,但只要想到这一点,浅川雪绘呼吸有些急促,盯着牛皮纸袋,急切的视线仿佛在燃烧,只是想要透过袋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拆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