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38章

作者:渣渣白


这时神代川璃绪的提议,她并不是傻,自然能感受到那股视线,只是像在日之本,当面拆开礼物是有些不太礼貌的行为,但既然送礼人主动开口……

“嗯,”得了许可,浅川雪绘如捧珍宝,一点点地打开,里面是个锦囊,然后拉开系着的绳子,从开启的小口伸进手指,那份温润细腻的触感传到心尖,木头的?细长?表面不平,似乎雕刻过?

接着圆月光辉,隐隐约约地看着这只簪子花香剪影,粉起墨伏,尽心打磨之下,木质的簪子有了堪称镜面的效果,光滑整洁,反射光线,但看清那那木簪雕刻出的主体的时候——双目像是着了魔一般,盯着不放,那些材质、那些技巧就再也不重要了,重要地是簪头是盛开着的樱花草。

樱花草,希腊水泽女神悲恋的化身。

或许,东西方文化差异却是有些大,日之本那些一丛丛樱花草的话语随风摇摆,乘着清风,在情人的耳边低沉地许下誓言,“除你之外,别无所恋。”

这就是樱花草的花语。

尽管浅川雪绘心里明白,懂得花语的神代川璃绪,像是蜜蜂一样,曾在无数花朵上采食花蜜,却不懂蜜蜂的归巢。

这,仅仅是神代川璃绪惯用的手段。

这,或许是随意挑选出来的木簪。

“除你之外,别无所恋。”

山风夹着月光的冷意,吹在浅川雪绘脸颊上,与手中的木簪见面,同时死物的东西又怎么能相谈?尽管知道一切如同虚幻,可却无法让脸上的红晕抹去,也无法让身子的温度降下。

浅川雪绘大口呼吸,紧握簪子的双手交叉地捂着心口。

为什么?因那心里的喜悦快要爆发,胸口的心仿佛小鹿乱撞。

怎么办?沸腾的血液从心房蓬勃喷出,通过全身的血管燃烧着眷恋的灵魂。

小腹,也好像受到了召唤,微微颤抖。

“喜欢吗?”

“璃绪……”

喜欢啊,真的很喜欢,浅川雪绘握着木簪的手搂着神代川璃绪的腰间,三尺长袖垂下,淡紫色穿插白底,紫色花枝尽情轻延,勿忘我仿佛就长在了袖子上,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记忆鲜明地留在脑海间,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紫色沉淀在和服上,无论何时何地,黑色长发遮掩独属紫光。月光、树下、塘边,两道身影相触,热气相互喷洒,闭上双眼,那些故事仿佛就在昨天,只是过去经历成了回忆而已,浅川雪绘将脸颊抵在少女的肩膀,让呼吸的温度进入少女的衣服,“呐,还记得我们曾来过这里吗?”而后,轻轻夺去少女手里的另一个口袋,哗啦撕开,她与她之间,怎么能有其他的东西存在?只管与其十指相扣,不理面食的余热洒在长袖和下摆之上

见面、接吻、你属于我、我属于你。

不等神代川璃绪回话,不,准确的说是用手捂着她的唇,手心痒痒地,浅川雪绘踮起脚——或许她只是怕少女的口中吐出“忘记”、“不记得”,可是哪怕是从少女口中说出“嗯”这样应付的话语,也会让今晚的她疯掉。

真的会疯掉的!真的!

为何桐白可以,她却不能?

于是,带着炙热的双瓣吻上冷意的双唇,一愣神之际,火热打破冰冷的墙壁,肆意妄为。

“呜……”

面对突然来袭的强吻,神代川璃绪也是一面茫然,在她的记忆里,这只是个认识几天的少女,神代川璃绪想要推开,却发现浅川雪绘抱得相当使劲,炙热让氧气仿佛不存在,只有在另一片小天地争夺,血腥味充盈鼻腔。

良久,吻分。

大口喘着气,浅川雪绘用手背擦了嘴角流出的血,舌尖被咬破了,刚才还想推开她来着?好痛,心也很疼,黑色的瞳孔宛如无尽的深渊,深处藏着的爱恋,那厌恶之色也无法藏不住,嘶哑地低吼,在少女眼里,她一定是不堪的存在吧?

她厌恶着这样的自己,明明知道璃绪不喜欢,可她却无法按捺,执意地父母教导的矜持抛在了九霄云外,执意地缠着神代川璃绪。

“抱歉,我没让璃绪舒服。”

“所以,这次我还会给璃绪报酬的。”
PS:这个算糖吗?天啦噜,这章写了将近四个小时。

PS2:今天就这一章,明天写三章,在下需要以全勤为利刃夺取屁股!


第043章 张嘴吃糖

神代川璃绪微微愣住,这应该是她在意识很清楚地时候的吻,说起来,宛如布丁一般,温润的触感似乎还存留在唇边。

没有人能拒绝一位美少女的献吻吧?浅川雪绘很漂亮,身材不错,同样能从她的衣着举动,看出家境优越,只是这样的少女为何会义无反顾地爱上神代川璃绪?明知道不喜欢她,却依旧如此,宛如黄泉路边的曼珠沙华,尽管花叶永不相见,可叶子年年伸展,年年枯萎,却无法让顶上的、一直注视着的花朵稍微垂青,花与叶,花反复演练着独一无二的残艳,叶耗费一生企图与毒药的唯美共存。

这份名为“迷恋”的毒药已经饮下,侵蚀着身体,灼烧着灵魂,现在的浅川雪绘哪怕只能用金钱这种手段,也要想要触摸爱人。

所以——第一眼看到的少女与之重合。在那天清晨看到浅川雪绘的眼底里厌恶,是因为讨厌那般的手段与神代川璃绪亲密?因为她觉得她强迫了神代川璃绪?

可是那股扭捏感,一直提醒着神代川璃绪,浅川雪绘爱的是她,亦不是她,这样想着。看着期待着的浅川雪绘,搂着的手臂还是不肯放松一分一毫,神代川璃绪面无表情,苍白的脸没有丝毫表情,一黑一紫的异色瞳里尽是死寂,失去感情起伏的声音在黑夜里炸响。

“不。”

因为她吗?脑袋乱乱让浅川雪绘颤抖着双唇说不住话语,胳膊似乎开始僵直,山风太大,吹得心头好冷,吹得眼泪直流。

“我只想在璃绪的身边啊,”浅川雪绘的脸深深地埋在神代川璃绪的胸口,泪水浸透衣衫,双手从背后伸着按着少女的肩膀,皱褶的长袖上,方才打翻的炒面,几条挂在上面,带着异味的油渍玷污白底,企图覆盖淡紫花枝,插在黑发的发簪有了滑落的迹象,“为什么这样的要求也要剥夺?璃绪真的很过分。”

“因为我的身体让璃绪不舒服吗?脸蛋不够漂亮吗?皮肤不够滑吗?身材不够好吗?声音不够甜吗?姿势不够迎合吗?所以,璃绪已经彻底厌恶了吗?但是,可以改的啊……”

“我知道错了,之前不该拒绝璃绪的。”

“……随便璃绪怎么要,在电车上也好,在图书馆也好,我不会介意了。”

“求求你,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啊,图书馆?电车?随便要?虽然从各个角度推测是个人渣,但没想到渣到这种程度。皱着眉,神代川璃绪拍了拍哭泣着少女的后背,顺着背脊抚摸,浅川雪绘爱着的是神代川璃绪所有,可是现在的她并不认识浅川雪绘。作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当事之人,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好?如果是原主,她会怎么办?

思索一下。

左手搂着少女的腰肢,神代川璃绪的另一手,指尖微微散发凉意,顺着少女领口——

“璃璃绪……”浅川雪绘猛然抬头,染红着脸颊,发红的眼眶里,镶嵌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装满了期待,放在少女的肩膀上的双手用力一抓,再一次吻上凉意的唇,这一次不再是残忍的拒绝,而是有些青涩的回应。

“那璃绪,能帮我解决下面吗?”

和服下方的面,相当的糟糕,毕竟粘了很久,很是难受。

山风依旧,黑发与黑发缠绵不休。

事后。

下山,浅川雪绘坐在车里,车辆缓缓开动,侧着头,直到少女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看不到,方才正视着前方。

“小姐,真是的!怎么把衣服弄的那么脏?”一身墨绿色的和服,坐在雪绘一旁的加濑贺,侧着身子,帮雪绘重新系上那身后的小枕头——裤腰带打的结,系的时候非常繁琐、费时,如果没有其他人的帮忙,穿上一件和服是一件艰难的工程,白底几乎已成灰,加濑贺擦去黏在和服上面的泥土,从墨黑的头发取出杂草,只是那些油渍没有办法,“待会夫人看见,会责骂的。”

“还有小姐一口气买那么多‘电脑配件’想要开店吗?”

加濑贺皱眉,两条眉毛快连在一起,电脑配件那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高,看着就是一阵头疼。看着雪绘长大,加濑贺自然再清楚不过,雪绘对电脑什么的并不是很感兴趣,这次多半又是神代川小姐的想法吧?

面对贺姨的询问,浅川雪绘握着那只雕刻樱花草的木簪,低着头,闭着眼,卷起的睫毛轻颤抖,小小心翼翼地吻一下,细腻而温和,“那些电脑配件放在我的房间,可能以后有用。”

“对了,川梧小姐今天给家里打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