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43章

作者:渣渣白

神代川璃绪果断否认,相当的快速,回答地坚定无疑。作为三观正直且正常的人,怎么可能会觉得早上那位老板就是前几天养的小猫?这是作为一位饲主秉着认真否则的心态,帮着小猫解决了生理问题。换个不雅观的说法,她最多只能算艹猫。

怎么会是和其他女人那个了?

“这几天,我都在赶稿子,哪有心情是做那种事。”

神代川璃绪趴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无论在哪个世界,不论是写小说还是画漫画,无论是作者是男是女,赶稿绝对是压死作者的一根稻草。

通常而言,读者和作者的对话是这样的——

读者:你更新了吗?现在都几点了?说好的双更?没有一点紧迫感,你让我怎么看文?打赏喂票都回不来!不想码字?你莫非要太监?你个渣渣白,还在那里打游戏!

作者:就是没写,你咬我啊?时间是哲学!啊,这个游戏好好玩,先玩一会再说码字吧~

神代川璃绪咬着手指,似乎暴露了什么信息,不过应该不重要吧?

书桌并不高,神代川璃绪的肩膀并不宽,就算是区区川梧桐白的身高也能看到书桌上的事物,铅笔、笔筒、一叠A3纸……这些标准的配置,依稀可以看到一张纸上有黑色的印记,桌下,垃圾篓里堆着不少的纸团,看起来这几天并没有偷懒的样子,川梧桐白移开视线,装作看风景,清风吹拂金发,阳光为其披上嫁衣,不知道怀着何种心情,她这般说道。

“真没想到,你还真参加了这次比赛——”

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神代川璃绪分明是个喜爱背叛的人渣罢了。

“呜~但是可能赶不上了……”神代川璃绪再一次挺直了腰板,面无表情地拿起了铅笔,这一张连勾线都还没完成。

“别指望了,我可不会帮你这种人渣。”川梧桐白叉着腰,微微抬起下颌,哼,果然是出去乱搞了。早在半个月之前,秋名山大赏第一轮的成绩就出来,要求筹备下一轮的作品。川梧桐白别扭地侧过头,“还差几页?”

“先说好,就算差再多,我也不会帮你的!”

“没错,第一张还没画完。”

“噗噗……”

“信件不是大半个月之前就寄过去了吗?而且,你那自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火烧眉毛了啊!”

“好像6号左右,才拿到的啊,说起来还得感谢桐白帮我取得包裹。”神代川璃绪大概回忆了一下,具体几号不是很清楚,只记得那天先是和雪绘一起看了一场电影,看得什么忘得差不多了,回来的时候,浅川雪绘让她先回去,说是有事情要办,然后回到家里莫名其妙地睡着,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噩梦——只是她怎么可能对除了月凶之外几乎是小孩子一般的川梧桐白有“兴趣”呢?

咬着手指,神代川璃绪瞥了一眼川梧桐白,她的脸色似乎并不好看,明明休息了那么久,可是脸上还是通红。

川梧桐白狠狠地瞪了神代川璃绪一眼,是在提醒她,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威胁?以为会害怕吗……本小……我会帮你的!但你必须要记住,帮你是为了雪绘,才不是……”

“哈?”

这是在答非所问呢,但是,川梧桐白答应帮她就行了吧?

“那去客厅吧?这桌子没有那么大。”

书桌没有那么大,实在是没空再给川梧桐白腾出位置,只是有点奇怪的是,神代川璃绪的房间就连招待客人常用的小矮桌也没有,唯一的看点就是床相对来说,比较广、宽。

抱着那些画画工具,零零散散、大大小小,看着它们,神代川璃绪一阵头大,如果是板绘就好了,当然她只是想想就作罢了,首先并没有电脑,其次,像是杂志连载的话,更偏向于手绘创作,尽管领先世纪地数位板制造商Wacom,是在日本成立。本来,日之本是个矛盾的国家,菊与刀的并重,崇拜西洋、却是大和民族主义,死板地规章制度的国度,却经常引领全球的潮流。

“璃绪和桐白的感情变好了~”看着两人在客厅坐好,套上围裙的浅川雪绘温柔地笑,熟练地把肉剁成馅,血水流出,鲜红夺目,“晚餐还有一段时间,你们耐心一点。”

“嗯,算是吧?”

“才不没有变好。”川梧桐白狠狠地瞪了一眼半躺在沙发的神代川璃绪,一点危机感也没有,“我可只是做下助手的工作!可不是帮你画!”

没错,只是做下助手的工作,而不是成为这个人渣的助手。助手会根据漫画家有所变化,川梧桐白看过那篇短篇,大概明白她的短板在哪里,也明白她的为人,如果是神代川璃绪的助手的话,那条件可多了,会画背景、有钱、懂常识、具有良好的承受力。

哼,她根本不想做神代川璃绪的助手。
PS:昨天,在下发起的投票,居然没有人吐槽“这么欢乐的书,怎么可能死人?”
??PS2:以渣渣白之名起誓,肯定不会“死。”

第052章 平淡一天的晚上

红云沸腾,漫过天际,穿过钢筋水泥的空隙,恣意地洒尽,深沉而令人眷恋的几道光斜斜地打在少女们的身上。

“今天,雪绘睡得好早。”夕阳里金发仿佛熠熠发光,川梧桐白抱着从房间里拿出的被子,披在躺在沙发上好友的身上,是太累了吗?坐在沙发上就这样睡着了,但是这一天的工作并没有做什么,比起以前算是轻松的了。

因为神代川璃绪吗?浅川雪绘即使睡着,脸蛋也要朝着神代川璃绪的方向,默默地。

“雪绘,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神代川璃绪还没等到回答,带着几滴黑墨水的手捂着额头,好烫,一直持续动脑子,有点吃不消。一下子趴在桌子上,看着第三张,勾线仅仅完成了一半,虽然说是半成品,还有带着草稿的凌乱,“要死了!要死了!我会被编辑杀掉的!”

怎么想,她也逃脱不了被按在地面摩擦的命运!真是太可啪了!

“连透光台也没买……你脑袋里面全是卵虫吗?”但是,这次画的好像是魔法少女的题材?应该是全年龄向吧?每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魔法少女的梦想,川梧桐白再一次坐回地板上,按着稿纸。虽然白墨水是可以掩盖错误,只是每一张的用量似乎都有点多,还是尽量不要再出错了,川梧桐白小心翼翼地贴上小块网点纸,她这次选用的渐变网,“傍晚的天空”这样的场景,一般采用的渐变网。网点纸,从材料来分包括纸质网、胶网纸等。从实用角度来说,日之本的网点纸是效果最好的,菲林状透明,A4大小的价格大概是从200日元到300日元之间。

然而不得不买,其实只要仔细一点看漫画,如果网状排列的小点,多半就是采用了网点纸。网点纸是消耗品,一买就要买几种,可见画漫画的成本是很高的——画漫画,毁我青春,败我钱财,颓我精神,吃枣药丸。

神代川璃绪在上一辈主要用的是是天朝产的网点纸,效果没有日之本的好,但是便宜!量大!成套买!甚至有段时间,是用的“复印网”,是由天朝产的网点纸复印而来,可想象那效果是多么的酸爽。

一张画,就像是贴上了奇怪的补丁,就像是衣服没有缝好一般。神代川璃绪想了想上辈子的囧样,摇了摇头,把赶出来的第三张递给了川梧桐白。

川梧桐白刚一接过,看了一眼,像是炸了毛一般,金色的马尾也像是吓了一跳似的。

“你怎么可以那么黄!这篇也太黄了吧!”

“漫画,怎么可能叫黄呢?按照分级来说,明明是叫R-18。”神代川璃绪按了按太阳穴,好像被川梧桐白带歪了,瞄了那一页,相当清纯可爱的主角阿莉波·克露出了动人的笑容,“明明没有露什么点啊……也没有多少裸露的部分……”

“这个笑容都是快被玩坏的意思吧?本大大……我我我的梦想,你给我还回来!”

川梧桐白指着那一页的,只有五个分格,其中一格是似乎描绘一道黑影逼近阿莉波·克,似乎要将阿莉波·克按在地上。接下来的一格是拉近的镜头:阿莉波·克的笑容,唾液流淌,双目无神,面色绯红。

神代川璃绪在这格备注的背景是:草地。

怎么看都有点问题吧?有点像是那天……

“哦,那两格啊,只是阿莉波·克饿的没有力气了,快要摔倒了,黑影只是路过的村民,想要扶她起来,至于,唾液流出是因为很饿啊,双目无神是因为没找到食物。她面色绯红是走了太久,体温有些升高。”

“接下来,就是路过的村民给讨伐触手怪白渣渣的情节。”

这样的解释,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总觉得那里有些奇怪。川梧桐白坐下来,拿着笔,一点点地画了起来,不就是背景嘛。

在这平淡的一天,晚上八点,夜幕如约降临。

“白璃小姐吗?最近三天暂时不用来上班。”

接了电话,神代川璃绪有些莫名其妙,日之本的假期有三天的吗?而且这几天不是什么节日吧?尽管是有些疑问,但是这样的假期岂不是求之不得的吗?不用上班,就有钱拿。

“嗯”了一声,不问原因,神代川璃绪就这样挂掉了电话。

神代川璃绪望了窗外,似乎夜有些深了,老板的头发也是这样的颜色吧?

如同夜色的长发飘荡,宛如妖精的舞姿,在诉说别离的忧伤,头顶上的猫耳一阵抖动,女人扭动腰,踩着高跟鞋在斑驳的墙壁上,借力向左上闪去,女仆装领口的丝带也随之飘荡,泡泡袖没有什么动静,只是白色腰带掀起一个弧度——

“砰——”

白色腰带的末尾沾上了焦黑,枪弹打在刚刚所处的位置,仿佛失去特有的恐怖的穿透力,没有像普通枪弹那样狠狠镶进墙壁,也没有给陈旧的墙上抹上裂痕,方才枪弹撞在墙上,宛如一朵花,盛开、凋零,让那对竖起的瞳孔,一阵紧缩,给紫罗兰添上几分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