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52章

作者:渣渣白

“不算。因为小宝宝回家,就不会放这种进去哦,”碧绿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少女,那张因为愤怒而通红的脸颊。神代川更衣殷红的舌头伸出,舔舐上唇,仿佛是想到什么美食一样,“说实话,小宝宝更好吃一点。”

神代川璃绪打了一个冷战,所以,她发自骨子里恶寒,那发自本能的拒绝——就是,不想回家啊!就是不想和这个女人独处一起!

“滚!”

“哎哎,又在颤?不过,该去祭拜一下小宝宝的母亲了。”神代川更衣扶着少女,让少女完全躺在她的温暖的臂。神代川更衣紧紧皱眉,果然,身子不好,还没完全到秋天就开始发抖。

她是不是太疼爱小宝宝了?但是不关心不行,神代川更衣伸手一摸,小宝宝身子的核心部分有些冷。

“你这女人,不要撩我裙子!”

PS:天天有人问怀孕,怎么就没人关心主角的柴刀问题?

PS2:本书最甜了,才不虐。除了浅川黑化,其她角色有病娇、抖M、抖S、傲娇、肉BQ……等等,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PS3:上一个封面太污了,终于换了一个正常的封面。

第066章 扫墓

“快到了吗?”

神代川璃绪上辈子只去过一次天朝的公墓,至于日之本的公墓没有任何印象,说起来,这是今生第一次去日之本的公墓吧?

作为一个不知道父母名字的女儿跑去祭拜父母,应该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才是对的?或许,问一下身边的神代川更衣就能知晓不少的事吧?只是,有些事先说清楚比较好。

“混蛋女人,你给我放手啊……”

“放开我。”

“我自己会走路!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是个大人了!”

“你这个大变态!”具有成年人灵魂的神代川璃绪,根本不是被宠爱的小孩子,虽然嘴上这样说说,但还是无力地半趴在神代川更衣的怀里,就连翻个白眼的力气也快没有。那一针麻醉枪简直是太给力,说起来,重生不过一个月,她就被打了几针,又磕了奇怪的药。

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挂掉。

不行,要做出改变才行!

“好好好,我家小宝宝最棒了!”一边走着,神代川更衣一边蹭了蹭神代川璃绪的脸,软软的、冷冷的,带着慈爱地亲了又亲,在额头伤口接连落下口红印,“是是是,小宝宝长大了哦,那待会让麻麻看看,长大多少了。”

“你怎么那么烦啊啊……”

“我可是只烦小宝宝的哦。”

沿着山路,上演一处处的母慈女孝的场面,走完最后一段路程就此停下,严格来说,神代川璃绪是被抱着或者扶着走完不算太长的山路。三人在平台上休息一会,那十千里无云的天空,挂着一个金灿灿的光盘,神代川璃绪眯了眯眼,看不清那建筑物写着什么,揉了揉左眼。

大概是神社吧?前院青砖铺地。只是东京什么时候在这里有了神社了?神代川璃绪并不是没有去过日之本的神社,自然有些意外地觉得这座神社有些奇怪,神社一般都是传承已久的建筑物,会有定期的维护,但是还是能看出岁月的痕迹。

这个神社出乎意料地新?2012年左右有新修得神社吗?还来不及细想,那阳光实在是太刺眼了,眼泪都快流出来。不太情愿,神代川璃绪侧过头,绷着脸面对着微笑着的神代川更衣,从家里到这里,那双眸子一直盯着她,“这是哪里?看起来是新建的。”

“浅川神社哦,算是新建的吧?不过,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哦,只是大概十年前大火烧掉了一部分。”替少女解答问题,神代川更衣拿着纸巾为神代川璃绪擦去滑下的一滴泪。阳光下,瞳孔缩小,一黑一紫的瞳孔变化以及细微的不同,神代川更衣全留意在心里,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很长时间,没有得知她的消息。好不容易得到这次机会,怎么可能不好好注意到她每一个角落,观察每一处变化?

看来,又严重了。皱着眉,神代川更衣捧着少女的脸颊,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仅仅是想要与少女直视。

“记住,不要多吃那个女人给的药,副作用太强了。”

“是很有效果,但是小宝宝的身子会吃不消的。”

“好了,我们该去祭拜一下小宝宝的母亲了。”拉着少女的手,让自己的温暖覆盖那几处的冰凉,神代川更衣搀着少女,慢慢地向着神社的后边。

“小心点,注意脚下。要是摔倒了,可能会进医院的。小宝宝不想开学的时候就去医院住个十天半个月吧?”

“还有,小宝宝别乱动嘛,待会回车让小宝宝一次性动个够。”

“真是太不听话了。”路上的风景随着步伐而转换,只是神代川更衣的目光一直在面无表情偶尔还会瞪她一眼的少女身上,想着以前,神代川更衣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她记得以前,神代川璃绪可是一个很听话很爱麻麻的一个孩子,不像现在老是冷着一张脸。小时候的性格太可爱了,偶尔像个小大人的样子,也有瞪着一双大眼睛卖萌的时候,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迷迷糊糊地样子。回来的神代川更衣差点把持不住,只好抱着还有温度的枕头在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

哎,早知道还不如当初就那个样子然后再这个样子。

以身作则才是管好孩子的基本准则,哪里像现在,小宝宝一点也不听话,无视掉她,明明有了未婚妻还要去找小女友……

“神代川小姐,到了。”一声话打断沉思,回过神来的神代川更衣接过阿绫手里的花束,看了并列的墓碑,转头向着少女道,“小宝宝,这次你也来献花吗?”

神代川璃绪颤抖地接过神代川更衣递过来的十几枝花,晃了一眼,好像是普通的百合花。神代川璃绪看了一眼墓地,没有想象中挨挨挤挤的墓碑,樱花树下的这里只有两块墓碑,墓前都有多少点花束,一处写着“神代川心春”,另一处却是没有名字。

有些人会在墓碑上刻上一些话,有些人却连名字也不留。神代川心春的墓碑上还刻着这样一句话,“真的好想陪你一起成长。”

那么,就该给神代川心春吗?稍微愣神,神代川璃绪却发现一旁的神代川更衣却是给了无名碑。等等,这是什么几个意思?

“不好意思,直到如今还是无法原谅那个人。”

“小宝宝的母亲明明选择了她,可那个家伙没有保护好……”

神代川璃绪一脸懵懂地抱着那个一直抽泣的女人。一言不合就痛哭,喂!短短两句,可信息量有点大啊!后母不该是喜欢“父亲”才结婚的吗?怎么听她的意思是看上“母亲”才结婚的?

安抚着神代川更衣,余光却是瞥了面前的墓碑,那就是“父亲”和“母亲”的墓碑吗?神代川璃绪将手里共计十四的风信子分成了两部分,放在墓碑前,大片白色掩盖了那几支的风信子。

“呐,能不能稍微安慰一下我?就一下,好不好……”
??PS:看看书评(?ω?)虐恋情深,黑暗系文风,标准虐文套路…
??PS2:讲道理,本书的定位是“欢脱、刷新三观。”
??PS3:给泥们一个说出虐点的机会——哪段虐了、虐了谁!

第067章 即将的变动

“滚。”

面无表情地的少女使足了力气推开神代川更衣,因为哭泣,连束缚她的力气小了很多。麻木的身体还没完全在大脑控制之下,神代川璃绪打着抖,蹒跚几步,背靠着樱花树。

默然地看着那位看起来很温柔实际上绅士的女人不止地抽泣。

放下之前的温柔,放下之前的强硬,在开始枯黄的草地上蜷缩身子,亚麻色的头发卷起,卷着樱花树的死去的叶子,神代川更衣捂着脸颊,捂不住的液体从缝隙滑落,回忆湿透了地面,眼角因为眷恋而决堤,那一抹思念占了心间。只是那一点的留恋是否传递到了想要到达的彼岸?

温柔的声音沙哑地嘶吼,带着身子一起颤动。

“为什么要离开,就那么讨厌吗……”

“我只是不想再看着背影啊!我只是想守护着你啊!”

“小宝宝,能不能抱一下我啊,就一下……”

树尚在,人已去。夜风吹过八月的樱花树,落英缤纷化为尘土,石头的墓碑微丝不动,那一阵风吹拂的、几片枯黄的落叶,散着那浓郁的花香。

靠着樱花树的少女,伪装的铁石心肠逐渐支离,她相信没有人看着女生哭得撕心裂肺却无动于衷吧?只是想起之前的遭遇,神代川璃绪皱起眉头,异色瞳却始终注视着那个坏女人。

神代川璃绪吃力地挪动一下身子,在神代川更衣面前蹲下。算是对此生有照顾之恩吧?一只手伸出去,拂过那凌乱地亚麻色头发,将神代川更衣捂着的手慢慢放下,直视着碧绿色双瞳,眼眶微红。为什么觉得自己理亏,神代川璃绪移开视线,“我不太会安慰人……”

神代川更衣哽咽着,拉下少女的衣角,就像如她那天的回忆,少女被她轻轻拉到怀里,至于唯一的不同——盖着左眼的右手上,戴着的两枚戒指,闪耀着光辉。

“之前不是很会安慰小女友吗?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