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9章

作者:渣渣白

“没想到能传说中的人物,太兴奋了!”蓝瞳倒影这少女的身影,如同大海掀起了波浪,难以掩饰的喜悦,蓝发女人这样惊叹道,“前辈穿着女仆装也是很漂亮呢!”

“新人来这里还要接受培训,像聊天陪笑劝酒、端茶、递毛巾、点烟这些,要花上好久时间呢!”

“不过像前辈这样厉害人物,第一天就可以上班了。”

“前辈的客人可是相当厉害,明明才第一天上班,都订好了包厢了。”

“前辈还是用原来的花名‘白璃”吗?”

“嗯。”

“客人在等您呢!”蓝发女子停在一处包厢门前面,轻轻一拉,“松井小姐,可是第一个订下的哟~”

什么?说着说着就上班了》神代川璃绪面色有些惨白,之前说得她还不怎么懂,那么现在说她什么也不会,来得及吗?

可是门关上了,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她硬着头皮,说了声,“松井小姐,你好。”

黑色的吊带搭着一件小巧的黑色的牛仔披肩,黑色的短裙,同样是黑色的露出脚趾的高跟鞋,那跟高得惊人,目测一下,起码十厘米。

红得漂亮、红得耀眼的红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细长的柳眉,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光,高窄的鼻梁,咬着没有一丝血色的唇,偏小麦色的脸上显出几分脆弱。

“说了几次了叫人家晴奈就好了,干嘛一口一个‘松井小姐’的!”松井小姐乍了下舌,语气带了一点小小的不满。

松井晴奈摸着在无名指上闪闪发光的银戒,褐色的双眼直直盯着少女。

“白璃,你是不是被包养了?”

PS:在下写得好渣(?ω?)

PS2:Σ(っ °Д °;)っ这么渣的书有什么脸面存活?orz

PS3:在下当然有能取名的写作软件,只是之前发生了意外,一不小心锁了十万还是一百万字,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再打开软件,在下就出不去了!

第008章 千万不要点进来

公关,一个特殊职业,通常情况下卖艺不卖身,通过陪聊为顾客消除烦恼~

听起来有点像居酒屋的陪酒小姐加强版。

但是今日面前的客人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实在是让她无所适从、一脸懵逼。

“不知道。”

神代川璃绪冷着一张脸,黑紫色的眸子似乎发出幽暗的光。

听到这个答案,如同被愚弄,如同被欺骗,松井晴奈只觉得一股怒火从心中燃气,血液像开水不停沸腾,将眼神移开到了桌子上的酒瓶,将黄色的酒倒入装着冰块的玻璃杯里,玻璃折射出漂亮的幻影,顾不得欣赏,她举起来将其一口咕咕地喝完。

“又是这幅样子,看来白璃从不把人家放在心上呢~”

白璃一声不吭地失踪了一个月,然后突然在另一家里冒了出来,说着不明不白的话。

松井晴奈静静感受那股辣味在口中炸开,长睫毛低垂着遮住了眼睛,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在沙发上挠来挠去。

面对这种情况,神代川璃绪又一次尴尬了。

第一次上班,就把老客人惹生气,那可真是不好的兆头。

可问题是特喵的!她真不知道!日记上没提到过,并不确定这样的事情是否发生了。

这位松井小姐似乎对原主比较了解,问的问题不一定是空穴来风,所以随便说说那可不行。

“那松井小姐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呢?”

果断把问题丢给了松井晴奈,神代川璃绪半跪在松井晴奈的一侧,一边往着外面蒙上一层白雾的玻璃杯里倒进了一些酒,一边开口说话。

音符一般跳动的声音,跳进了松井晴奈的耳朵。

“三倍!人家出白璃包养价格的三倍!”

说完,将旁边的,对这句话来不及反应的神代川璃绪抱住,热乎乎的呼吸喷在脖子上,捧着少女的脸颊。

“唔~”

睫毛微微颤抖,几乎将两片嘴唇一起含住,带着辛辣的酒味,贝齿碰到了柔软,灵巧的舌头在神代川璃绪口里找寻探索,贪婪而霸道,使足了力气,大口急饮有些粘稠的液体。

在激吻的时候,悄悄撤下捧着脸的手,一只搂着腰身,另一只手抚摸光洁的小腿,一点点地往上攀援,到达了禁区。

这层布料的款式摸起来似乎摸着有些熟悉,一点点掀开裙子,露出的白色蕾丝的胖次让心尖有一点点温暖,嘴里说着不不,其实还是有点在意人家。

感到神代川璃绪的呼吸有些急促,松井晴奈眼底里有了笑意,轻轻拉开,两人中间拉起一根银丝。

“讨厌死了~白璃是故意欺负人家的。”

神代川璃绪虽然不知道强吻她的女人为啥突然会变得那么娇羞,就连小麦色的脸上浮着一层红晕。

总之,是得救了!

“这条胖次,原来白璃还穿着~”松井晴奈举起酒杯,摇晃一下,折射出的幻影,那么得漂亮。

神代川璃绪大口喘着粗气,看着被掀上的裙子,已经到了腰身,白色胖次相当引人注目。

被胖次拯救的人生!幸好早上有洗澡,万一穿着小熊胖次,那就完了。

“扣——”

有人在敲包厢的门,神代川璃绪用眼神示意一下松井晴奈,就小跑过去。

“真是可惜,人家才和白璃待上那么一点点时间~”

公关与客人的相处,在日之本已经有了潜移默化的规则。

一位人气公关会有很多客人点名,但是不可能大家坐在一起,又不可能让客人等太久,更不可能说“客人,您点的那名公关正在服务,所以您明晚赶早吧!”。

所以,公关陪伴一位客人一般不超过三十分钟就会有侍者来带公关去下一位客人那里。

在神代川璃绪走后,昏暗的灯下,松井晴奈捏紧了拳头,咯咯地作响,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白璃的嘴唇还是那么舒服,但是今天的白璃面对她的示爱,居然不迎合,甚至说是抵触。

“可恶,究竟是哪个女人?她到底喜欢哪个女人?”

……

神代川璃绪摸着嘴,好疼,说好的客人不是该是矜持的女人吗?

她第一次表现应该不错吧?公关就该洁身自爱,才能彰显价值。

还是有些不够果断!下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直接推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