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93章

作者:渣渣白

“八点三十分到的。”

晨曦是九点正式营业,可是日之本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只要有金钱,一切都不成问题,几乎都是大开通行灯。

公关店是夜店。

是属于黑夜的。

那么,对于一个有能力拥有独属的包厢的客人当然是乐意欢迎——

身为公关的白璃也是乐意欢迎的。

神代川璃绪自然地解开领口的头一个扣子,细细的项链躺在那里,那根银光若隐若无,可是在昏暗的灯光下——

不是很显眼吗?

拧开门把。

“晚上好,松井小姐。”

“白璃坏死了,说了几次了,只要叫人家晴奈就好了~”松井晴奈坐在沙发上,故意避开茶几挡着的地方,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之上,微微翘起来,一只高跟鞋与脚跟分开,却被脚尖挂着。

褐色的双目捕捉到少女脖子下方的闪光,贝齿咬着下唇,松井晴奈的笑容愈发的满意,咽下那一口称不上烈酒的烈酒,冰凉压抑火焰,辛辣却又点燃萌动。

“快过来,人家好久没见到白璃了。”

也不久吧?最多就是一天多一点。

神代川璃绪面无表情,还有坐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沙发是“L”字型的摆位,茶几就像是在那个交界之处,很不巧,门对着的位置却是“L”的开头,而松井晴奈坐的位置却是末尾。

从茶几和沙发中间那条小路挤过去?

作为公关是不可能是直接绕过去那里的。

带着一点点的无奈笑容。

神代川璃绪坐在松井晴奈旁边,很近的旁边。

“白璃瘦了好多的样子~”

“最近发生了什么?是出差了还是……”

“学校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简单来说,就是挂科了、勒索同学、破坏公物、被请家长、被逼婚了。神代川璃绪侧过头去,微微皱着眉。

“那就不提了嘛~”

“松井小姐这几天怎么了?”

“还不是工作的事~人家想要白璃安慰~”一口喝下酒放下酒杯,松井晴奈抱着一旁的少女。褐色的双目像是舒服的眯着

工作太忙了,不能天天见白璃,一个月抽出二十天的时间已经是极限了。

只要一天没有见到,一想到她在外面蹦跶着,松井晴奈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是没工作的话,不能赚钱的话,白璃就不会要她。为了更多挣钱,除了医院的坐诊,还要和第三方合作。

“下个星期也不能见白璃……”
PS:来,是时候拔出柴刀了。

第113章 氵良

“可能会有两天不能见面,人家心好痛,白璃给人家安安心口好不好?”

“……这是逾越,咳咳,还是工作的事吗?”

“是啊,工作量大的惊人,麻烦死了。”宛如恋人之间挽着少女的胳膊,松井晴奈脑袋在那肩膀上蹭着。体检什么的,简直就是末日,机械地重复着每一个动作,看着一个人转身走了,还有更多人在后面排队。

“怎么会?是难度很高的手术吗?”神代川璃绪皱着眉,松井晴奈那里预约并不算多,如果数量没有,那能想到质量。

“不是啦,是给学生体检。毕竟,战后才不久,对下一代的健康还是很看重的……”

神代川璃绪挑着眉,左手搂着松井晴奈的腰肢,让她更靠近自己一点,“哪个学校的?还需要松井小姐亲自上阵?”

不论怎么想,想她这等级别的,应该是不会做这样的工作——就比如天朝的学生们的体检是专家出手吗?不是的。

神代川璃绪不太清楚松井晴奈的级别,但想来也不差。

“榊野学园,”松井晴奈像是抱怨一般地嘟囔着一声,如果不是看在那是个私立学校给钱多的份上,她才不要做体检,陪白璃的时间少了好多。只是感觉到旁边少女的身形似乎一愣,松井晴奈莫名地期待什么,脸颊不再蹭着,侧着头问着,“白璃~怎么了?”

“榊野学园?听说是私立学校。松井小姐真是努力得很……”

面带微笑,神代川璃绪这般胡说八道,倾着身子,为空酒杯斟上酒水。

“哪有~这只是人家的责任嘛~学生也不是很多嘛~”

“不多?高中部、初中部、小学部不是松井小姐都要去吗?”

“只有一个啦~白璃好关心人家,人家心里暖暖的……”接过酒杯,轻抿一口酒,松井晴奈抱着少女蹭了又蹭,“这个周末出差吗?”

又是出差?松井晴奈也太黏了吧?

神代川璃绪皱眉,她好像和川梧桐白约好去编辑部来着。

“抱歉,这个周末我要读书来着。”

“这样啊……高中真是辛苦死了,不如辍学让人家养白璃好了。”放下手中的酒杯,几乎是全身都快倒在少女的身上,松井晴奈撒娇一样在肩膀上亲了几口,褐色双眸稍有不满,不知道是因为白璃不能陪她,还是说不能给白璃做个全身检查的遗憾。

一想到,她家白璃会在别人面前脱衣,让别人触碰——万一,白璃喜欢上那个家伙,她该怎么办?想要和白璃永远在一起,怎么就那么难?

为什么现实就不能像是小说一样浪漫,相恋的两人在校园那里相遇?医生辛辛苦苦地检查者每一个学生,猛然抬头一看下一个女生就是她的恋人。

然后,做个愉快的全身检查。

虽然说医生不止她一个人,能不能碰见还得看运气。

比如,去年就没有遇见。

但是,如果能遇见,何不称作浪漫、缘分呢?

——可惜,梦想完全破碎。她被派到了初中部,那个面无表情的破校长居然把她调离到了初中部!以前都是高中部来着,哼哼,那个女人看着体型小,心也蛮小的。

“为什么人家被派到了初中部?”

“好气哦,人家要白璃补偿!”

酒气似乎冲上了头,不分青红皂白,松井晴奈一手握着少女项链的十字架,冰凉点燃了全身,是里面的孩子给了她力量吗?迷离的眼神看着那对异色瞳流露惊异,松井晴奈双唇对准那薄唇,覆盖上去。

松井晴奈张开了嘴。

“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