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的主角绝不轻易被柴刀 第94章

作者:渣渣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侍者来敲门。

喘着粗气,神代川璃绪轻轻地推开松井晴奈,小跑了出去。

什么嘛……

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编号为404的房间。将心里那份对体检的担忧埋在心里,其实初中部的学生有一千多个,不一定能碰到松井晴奈……吧?

挂着熟练的微笑,神代川璃绪拧动门把。

许久不见,那只合法萝莉的面庞并没有多几分成熟,一张精致的娃娃脸面无表情。

神代川璃绪失礼地目测一下,身高和罩杯也没有变化。

这是一只万年的萝莉吗?值得说明的是她的校长就只面前的这只萝莉。神代川璃绪一直想问,这般的萝莉甚至可以说是幼女的姿态到底那一点打动了董事会?

等等?神代川更衣是理事长。

在理事会,能担任理事长的神代川更衣权利明显大一些,理事长在某些地方可以做到独裁。

神代川璃绪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神代川更衣极有可能是看上这幅皮囊的外表才收养下来。

那么有幼女控嫌疑的神代川更衣聘请幼女或者说是萝莉的食瀬减担任校长。是的,神代川璃绪目前还不能排除,几年前的食瀬减不是幼女形象。

所以,这番推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将失礼的想法隐藏在心里,但是真的很想笑!神代川璃绪努力维持着面无表情的表情,按照惯例向着食瀬减问好——明明名字那么绕口、霸气、还难记,结果本身是一只萝莉。

“晚上好,食瀬小姐。”

“你,味道不错。”

“我,开动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经历了三十五分钟,走出编号404的房间,神代川璃绪身上多了一件新的东西,由超薄型天鹅绒组成的衣物,它采用比发丝还轻柔的高科技超细纤维全弹性丝织造,这种材料的优势很大:质感绵密细致,触感细滑如丝,晶莹透明,具有良好的透气性。

是的,她裸腿进了404房间。出来的时候,穿上了一双丝袜,超薄、长筒、白色。

应该叫白色长裤袜吗?

等等,裤袜是不是指得丝袜?

只当了不到一个月的女孩子的神代川璃绪表示她更喜欢看长腿姐姐们穿,并不想去过多的了解丝袜。

“白璃小姐,这次多了七分钟,希望您下一次能守时一些。”

“我只是不想在腿上还湿漉漉的时候跑出来……总要有时间擦一下啊。”
?PS:2560
??PS2:不要问体检这回事。【088】松井晴奈说过,“开学很忙”、【??】某一天,校长和医生都没来晨曦、【??】粉毛班主任抱怨过……

第114章 结婚这件小事

将项链交给门口的侍者,神代川璃绪把扣子扣好,拧动门把,慢吞吞地走进去,望了一眼那个笑眯眯地女人。

这个家伙就是几个小时前逼着她结婚的逼婚人母。

不过,牧濑千寻没来还算好的吧?

尽管很不情愿,神代川璃绪侧着头轻声喊道。

“晚上好,不二小姐。”

“……又搞别扭?让妾身抱一下。”

抱一下又不是过分请求,尽力满足客人的要求就是客人的义务,还有一点,躺在不二咲奈绪怀里真的很舒服。

“好哒。”

如愿以偿地倒在不二咲奈绪的怀里,浑身像是舒展开来,神代川璃绪用鼻子嗅了嗅,果然闻起来就非常好。

安心。

……才怪咧!神代川璃绪眯着眼,抚着不二咲奈绪的小腹,平坦,比食瀬减的某一部分还要一马平川。

昨天不是还有一个大肚子吗?上次去松井晴奈诊断的时候,神代川璃绪隔着帘子听得清清楚楚,那可是有三十六周。今天怎么没了?

是出生还是流产了?

只是怎么看也不想啊……

虽然她一直想问,但是怎么来看,她的角度是不适合问出这个问题。

“小白璃怎么了?”不二咲奈绪笑眯眯地抚着少女的长发,顺滑至极。那份重量压在身上,不二咲奈绪才能安心下来,今天下午一直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抱着她,明明手法那么不好!

明显感受到少女的指尖在她腹部划走。

不二咲奈绪摇了摇头,先是捧着神代川璃绪的脸颊,细细地打量,脸颊消瘦、异色瞳明显。不二咲奈绪一只手抬起的少女下颌,轻轻抚摩下巴,光滑,手指慢慢挠着那里,如愿地看着少女的眼睛因舒服的眯着,“怎么?小白璃就那么想要小宝宝吗?”

这是什么情况?虽然被挠着下巴的感觉还不错,神代川璃绪眯了眯眼睛,“我……”

“现在不怎么想要小宝宝。”脑袋在不二咲奈绪蹭了又蹭,神代川璃绪眯着眼睛,雪绘那里还有一只小包子,她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小孩子……

“为什么?不想结婚吗?”不二咲奈绪少见地露出苦恼的表情,按照她的计划,是下个月就可以开始备孕了,出生。结婚那天,抱着差不多满月大、被养得白白胖胖的小宝宝和小白璃结婚。或许……不二咲奈绪不自在地抚摸着背脊,从上到下的多次循环,一向平和的声线有所起伏,“还在意吗?因为妾身是多次结婚的不要脸的女人?”

“也不算……”

说起来,再婚的女人本来就不少,没必要因为再婚歧视什么,神代川璃绪趴在不二咲奈绪的怀里,向上挪动,把脑袋埋在脖颈之处,呼吸的热气洒在那里。

“我身子不好。”

简短一句话震栗着心脏,不二咲奈绪大口呼着空气,只是感觉怀里的重量还有代表生命的呼吸还喷在脖颈上面,不二咲奈绪叹了一声,“没事啦,妾身会想办法的。不过,小白璃有定时服药吗?”

“上一次给药的时候吃了一颗,大概半个月了吧?”

不二咲奈绪知道她给了装了五颗的小瓶子,一颗效果大概两周到三周,那一瓶大概可以用两个月多到三个月多。现在是八月底,也就是用到十二月的时候,那一瓶药就吃完了——不二咲奈绪没想过多给一颗。

因为她今年打算就把小白璃抱回家。养的白白胖胖的,不用工作,不用去学校,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待着就足够了。

最多就是玩一会……体力得用在某一个应该用的地方,今年吧,今年就要准备新生命的诞生。

说起来,本来是打算今年上半年就这样的。只是小白璃并不乐意的样子,再加上琐事缠身。想着要尊重并理解妻子的意见,不二咲奈绪就勉强把计划移到现在。

“最近头有点痛,那个药还是那个效果和疗程吗?”不太清楚那个药是哪个药,也根本不知道那药的效果是什么玩意,神代川璃绪这次打算试试能不能从不二咲奈绪嘴里套出一些话来,不敢去问其他人,生怕那些人知道她不是她。可是,关于病情,神代川璃绪是一百个心也放不下来,她还记得家里褐色空瓶有几个,上面写着不知道哪个国家的文字。

她就是有心,也找不到蛛丝马迹。